全部文档
总论
远古时代
 (250万年前)

旧石器时代
 (250万年~1万年)

新石器时代
 (1万年~4000年)

奴隶制社会
 ()

  夏(BC2070-BC1600)
  商(BC1600-BC1046)
  西周(BC1046-BC771)
封建社会
 ()

  东周(BC770-BC256)
  春秋(BC770-BC476)
  战国(BC475-BC221)
  秦(BC221-BC206)
  西汉(BC202-8)
  东汉(25-220)
  三国(220-280)
  西晋(265-316)
  东晋(317-420)
  南北朝(420-589)
  隋(581-618)
  唐(618-907)
  五代(907-960)
  北宋(960-1127)
  南宋(1127-1276)
  元(1271-1368)
  明(1368-1644)
  清(1644-1912)
[当前位置]:旧石器时代->空白->许昌人

河南出土2号“许昌人”化石 冲击人类“非洲起源说”
作者: 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时间:2014-05-09 09:44:57

  2014年05月09日06:59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记者杜文育文图

  本报许昌讯5月8日,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研究员、考古发掘领队李占扬,接受大河报记者专访时透露,许昌灵井镇许昌人遗址考古发掘又有重大发现——在同一探方出土了第二颗10万年前的“许昌人”2号古人类头骨化石。

  “许昌人”1号旁再次出土头骨化石

  今年4月,由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主持发掘的灵井许昌人遗址,新出土了27块古人类头骨化石断块,有完整的枕骨、部分顶骨、眉脊、面骨和颅底骨等,骨骼多数可拼接复原。其中,面骨和颅底骨属首次发现。

  这批新发现的化石,分布在9号探方西部约3平方米的范围内,和此前发现的“许昌人”头骨化石相距较近,属同一地层,年代测定距今10万年左右。

  李占扬介绍,2007年年底出土的16块古人类头骨断块,因处在现代人起源敏感时段的10万年前而引起学术界高度关注。之后,该头骨被命名为“许昌人”,并被评为当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

  次年,在9号探方东部的地层中,又找到12块属同一个体的头骨断块。两次出土的断块,已成功复原一颗基本完好的古人类头骨化石标本。

  但随后几年,9号探方内积水较多,不利于继续发掘,考古发掘工作转向较高位置的10号、11号和12号探方,虽然在石器类型上有所增加,动物化石也出现了一些新种类,但新的人骨化石却一直未再出现。

  近期,灵井地区旱灾严重,地下水位大幅下降,利用这一难得的机会,在对9号探方的继续发掘中,又有了新的收获。

  “许昌人2号头骨”或是古人食脑证据

  这次出土的古人类化石,根据化石断块在人体解剖部位上重复出现的情况,推定化石来自另一个体。

  4月2日,经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吴秀杰研究员和赵忠义高级工程师现场观察,确认是一新的古人类头骨。根据专家建议,新发现的头骨可称为“许昌人2号头骨”,以区别于此前的“许昌人1号头骨”。

  专家认为,2号头骨和1号头骨一样重要,它不仅为遗址增加了新的人科成员,而且在研究中可以互相印证和参照,最大限度地修正已取得的认识。比如1号头骨的脑量非常大,现可通过2号头骨脑量的测量对比,知道这一现象是个例还是群体中的普遍现象。

  更为珍贵的是,在头骨内壁发现有成组的石片划痕,可能是古人食脑或其他行为最直接的证据。

  新的古人类化石再次出现仍可期待

  今年是灵井许昌人遗址的第10个考古发掘年份,已发掘面积近450平方米,完成发掘的面积仅120平方米,而整个遗址面积在3万平方米以上。

  在同一探方出土两颗10万年前的古人类头骨,在世界范围内也是罕见的。李占扬说,目前正在发掘9号探方以西及与之相邻的13号和14号探方,因为这两个探方仍在被推断的埋藏人类化石的范围内,期待新的古人类化石再次出现。

  灵井许昌人遗址已公布为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截至目前,该遗址已出土数以万计的石器和哺乳动物化石。遗址性质为古人类在泉水边屠宰动物、制作石器或其他工具的工作营地。除两颗“许昌人”头骨化石外,还有众多石器和哺乳动物化石。

  李占扬表示,头骨化石的发现,对于研究东亚古人类演化和中国现代人起源具有重要意义;出土的大量细石器、微型鸟雕和早期陶片,时代距今1.35万年,对于研究中国北方陶器的起源、新旧石器时代过渡也十分重要。

  “十年磨一剑”,经过坚持不懈的发掘和研究,灵井许昌人遗址已在探究中国现代人起源、雕刻艺术起源和华北地区陶器的起源等方面取得重大进展,灵井许昌人遗址已成为世界上最为重要的古人类遗址之一。

  灵井“许昌人”冲击现代人化石“非洲起源说”

  现在,生活在世界各地的黄、白、黑等人种,其起源问题是学术界长期争论的一个焦点问题。

  人类的起源和现代人的起源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现代人的起源是指早期人类怎样演变成现在生活在世界各地的人的问题,是从人到人的问题,它是人类演化过程中最近的一段;而人类的起源则是指古猿怎样演变成人的问题,是从猿到人的问题。

  现代人的起源有两种理论,一种是“单一地区起源说”,认为现代人是非洲南部的早期智人侵入世界各地而形成的;另一种是“多地区起源说”,认为亚、非、欧各洲的现代人是由当地的早期智人以至猿人演化而来的。两种理论争论的中心问题是:现代人起源于非洲的早期智人,还是起源于各洲早期智人以至猿人。

  1987年初,美国伯克利大学的卡恩等几位研究者提出了“夏娃理论”。他们选择了祖先来自非洲、欧洲、中东、亚洲、新几内亚和澳大利亚的147位妇女,分析了她们胎盘细胞内的线粒体的DNA,该DNA只有母体遗传,不像细胞核的DNA由双亲遗传,因而其追溯过程最后会导向一位单一的女性祖先。

  最终,卡恩等人认为所有婴儿的线粒体的DNA最后都追踪到约20万年前的一个非洲妇女,她可理解为现代人的祖先。大约13万年前,她的一群后裔离开非洲分散到世界各地,取代了当地的土著人。这一说法被称为“线粒体夏娃假说”。

  从1998年开始,中国遗传学家分析了中国的现代人的基因变异,得出结论认为,有些来自非洲的现代人在6万年前来到中国,取代了当时生活在这里的古人类。

  这两种观点长期对峙,“非洲起源说”占据上风。因为在“许昌人”发现以前,已知最早的两块现代人化石都出自南部非洲,被认为早于10万年前,被“非洲起源说”的拥护者们用以作为主要证据支持。

  李占扬表示,“许昌人”头骨化石的出现,无疑对“非洲起源说”构成了不可回避的冲击。

中国军事 中华文明 版权所有
信箱:chinahacn@163.com  QQ:442998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