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军情 观察评论 军事技术 各国军队 文献资料 军事地理 军事文学 中华文明 军事机构 关于我们
站内搜索 国际军情 史海钩沉 战略战术 武器装备 军事图库 军事专题 名人传记 世界文明 网友视点 给我留言


蛇能吞象!解码二战战术之围歼战怎么打


日期:2015-08-14 14:52:09|2015-08-14 14:52:09 来源:参考消息网

  参考消息网8月14日报道 (作者:王绥翊)在关于二战防御战的解读文章中,笔者曾介绍“防御战要比进攻战难打”,但这只是从“完成作战目标”角度所做的解读。实际上,若从“组织和指挥”层面看,成功实施一场进攻作战、尤其是大规模的歼灭战,难度一点也不小。

  消灭鬼子不容易

  的确,进攻方有“挑起战端”的“权利”,但从决策成本分析,防御方一旦摸准了敌主攻矛头所指,后续行动的组织、运筹便可有的放矢。于是乎,“艰难抉择”的皮球就踢到了进攻方一边,无数问题随之接踵而至——进攻是为了击溃对方还是夺取要地?是获得缓冲空间还是突破对手防线?是消灭敌有生力量还是直捣黄龙?

  战场情况瞬息万变,因决策造成时间推延,甚至会导致战场胜负易手。1805年12月的奥斯特里茨战役中,兵力占优的反法同盟一方围绕“以逸待劳”还是“主动进攻”争论不休,结果给了拿破仑增兵的时间,最终被法军击败。碰上拿破仑这样的防御战大师,无疑对进攻方统帅的指挥才能是个巨大考验——不仅要实施战术欺骗,还要保证进攻到位,下手“稳准狠”,具体操作起来必然大费周章。而在技术属性更高的二战中,这一点体现得更为突出。图为描绘拿破仑指挥奥斯特里茨战役的画作。

  《孙子兵法》云:“十则围之,五则攻之”,指的是进攻方的兵力10倍于防御方才可实施包围,5倍于敌才能发动进攻。这当然说的冷兵器时代的军事原理,要求进攻一方必须有兵力优势。但进入20世纪后,特别是在二战中,这条原理却不大管用了。

  先看一个大家耳熟能详却又长期被忽略的战例。1939年12月,八路军晋察冀军区部队在河北涞源的黄土岭战斗中,击毙日军山地战专家、号称“名将之花”的日军独立第2混成旅团长阿部规秀中将。此役堪称抗战前期中共军队的经典战例。但其实,这次作战由雁宿崖战斗和黄土岭战斗组成,通常的报道多集中在阿部规秀被击毙的黄土岭一战,却忽略了雁宿崖战斗,而后者就是一次典型的围歼战。

图为雁宿崖和黄土岭战斗示意图

  1939年11月2日,奉阿部规秀之命,日军独立步兵第1大队指挥官辻村宪吉大佐率大队本部、2个步兵中队和1个炮兵小队,组成“辻村讨伐队”扫荡根据地。结果,这股日军在雁宿崖至三岔口峡谷遭八路军约3个团伏击并被分割包围。数小时激战后,日军大部被歼,只有辻村大佐带领少数残兵突围。据战后日方统计,同年12月18日,日军向独立步兵第1大队补充兵员181名,向独立第2混成旅团炮兵队补充人员38名。考虑到日军战损报告缩水的“潜规则”,辻村所部曾遭灭顶之灾应无异议。

  和平型关大捷类似,雁宿崖之战也是抗战前期“老八路”(注:指历经土地革命战争洗礼,乃至参加过长征的原工农红军官兵,其普遍具有丰富战斗经验)主动寻机设伏歼敌的经典之作。但此战八路军虽完胜,打得却并不轻松。

  战斗打响后,凭借人数优势(至少是10比1),八路军第一时间将来犯日寇大部分割包围。而依托有利地形,八路军各部不但可居高临下射击,还能在战场上自由往来穿梭,从容调兵。日军则被压迫在山谷中,且后路被断,只能据点防御,步步为营。

  这样一场战斗若放在苏德战场上,正常的战局发展肯定是陷入重围的一方很快被吃掉。但别忘了,这是在一穷二白的旧中国,是装备简陋的八路军对阵武装到牙齿的日本侵略者。结果就是将敌包围后,八路军因没有重武器,火力上处于绝对劣势。而日军仅靠2门92式步兵炮,就能有效压制八路军的进攻。同时,日军虽遭突袭,但编制未乱,反而迅速控制据点负隅顽抗。所幸八路军作战意志坚决,对日军阵地持续进攻,直至歼灭顽敌,但自身也付出了伤亡400余人的代价。此战充分表明,现代战争中,兵力优势已非决定性因素。

  日寇机动火力强

  还是在雁宿崖之战中,八路军作为进攻方,按理说兵力占绝对优势,占据地利,而且还出其不意,为何仍让一小撮日军漏网?究其原因,恐怕还在于日军的火力、机动性以及二者的结合上,要比八路军强。而这2条恰恰是现代战争中成功实施围歼战的重要因素。

  有些读者或许会有疑问,同样在山地行军作战,拉着火炮、驮着辎重,同样靠2条腿走路的日军步兵,怎么可能在机动性上超过八路军?其实,这是不少人对军事领域“机动性”的认识存在偏差所致。军事上的机动性,并非仅是指部队跑得多快,而更多强调的是部队在保持战力的前提下,在战场多个作战地点或地域之间转移的能力。而纵观雁宿崖之战,日军的机动攻防能力明显强于当时的八路军。

  受“抗日神剧”的影响,大多数国人对于侵华日军的火炮、掷弹筒等投掷性火器的作用,缺乏足够的了解和认识。而实际上,日军这2种曲射武器对于其步兵作战意义可谓重大。先澄清2点——首先,日军曲射武器的命中率,并没有电视剧里那么高。第二,这些曲射武器的用法,也不像电视里所表现的那样,被“当成烧火棍”大材小用。在日军战术条令中,火炮和掷弹筒都属于压制性武器,即不刻意追求命中率,而主要是利用射程上的优势形成火力差,压制敌方火力点,封锁敌方机动线路,确保己方步兵能够发扬火力和实施战术动作。

  雁宿崖一战中,日军遭伏击后,很快判断自己已深陷重围,遂迅速组织反击。他们欺负八路军没有重武器,就用火炮、掷弹筒的射程优势,封锁八路军的进攻线路,同时掩护己方步兵梯次撤退。若不是八路军人数占上风,且进攻行动坚决,果断对敌实施穿插包围的话,日军还真可能在一片弹幕掩护下逃出生天。雁宿崖作战态势图显示,日军被分割包围在多点,阵地始终没能连成一片,原因正源于此。

  假设八路军兵力不足,这些看似孤立的阵地就可能连成一片。而“拧成一股绳”的大股日寇,也会形成以火炮掩护、掷弹筒开路、轻重机枪配合的组合型火力网,从容撤退。八路军跑得再快,也没法快过炮弹和子弹,硬往上冲只会造成无谓牺牲。一旦日军能够自主行动,八路军反倒被制约在敌方射程之外,此时再看机动性谁占优,已无需赘言。可见,没有火力支撑,再强的机动性也发挥不出来。

  行文至此,估计有人会问:既然鬼子这么厉害,为啥还是被八路军围歼了?这里涉及到另一个因素——空间。火力和机动性强,足以保证部队移动,但后者也得有地方去才行。无论雁宿崖伏击战,还是平型关大捷,八路军的歼敌思路都很清晰——既然日本人能打能跑,我们就把鬼子能跑的地方先都占了,你想跑就必须打通我的一道道阻击阵地。

  战争博弈就是这样,当若干因素不利于己方时,要取胜就必须想法削弱敌方优势,扬长避短。具体到雁宿崖一战,日军火力、机动性虽强,但八路军目标很明确,就是消灭敌人。为达成作战目的,八路军可谓不惜代价。

  这说起来很残酷、很悲壮,但也很无奈。作为一个积贫积弱的落后农业国,当时的中国军工业很不发达,“土八路”更是缺枪少弹,只能用血肉之躯抗衡日军的优势火力。从这个意义上讲,每个牺牲的抗日英雄都是不朽的。

  打的就是后脑勺

  通过介绍抗日战场的情况,我们可以总结出实施围歼战的若干要素:保证强大的持续火力;机动能力占优;有足够兵力以发扬火力和实施机动;有足够的战术施展空间。在雁宿崖,八路军在前3项都不占优的情况下,就“狠抓”第4条,用“人海”把敌方可机动空间填满。

  这也暗含了战争的规律。战场上,有时“木桶效应”明显,一条缺陷足以撼动全局,有时却呈现“色带效应”(注:当一条丝带上某种颜色占比足够大,整条丝带的颜色就以之为主),某个战术条件形成压倒性优势突出,也可能扭转乾坤。在技术属性更高的西方战场,实施围歼战其实也遵循上述思路。具体到不同国家,德军、苏军、美军的围歼战虽方式有差别,但思路上却大同小异。

  古今中外,“侧翼暴露,后路被抄”都是兵家大忌,这种思维源于人类的进化。人类的眼睛位于正前方,由此获取当面信息,并反馈给大脑进行判断。而背后的世界,就成了人类认知的盲区。所以,在人类潜意识中,后面总是未知的、不确定的、危险的。虽然通过进化和社会发展,人类已成为世界主宰,但这条基因代码并没有从人类的身体里消失。具体到军事领域,保护侧翼和后路,一直是指挥员决策的重中之重,而围歼战恰恰利用了这一点。

  二战期间,北非战场上,“沙漠之狐”隆美尔被纳粹德国的宣传机器包装成“战神”。其实,隆美尔的狡猾,很大程度也是被战场逼出来的。在北非沙漠,德军的补给一直麻烦不断。糟糕的战场环境导致德军装甲部队无法像在欧洲那样发挥全部战力,而英军的补给状况明显好于德军(比如1942年阿拉曼战役时能一次性集中数千门火炮)。补给能力(补充水、粮食、油料、弹药)与部队的火力和机动力息息相关,在沙漠地区尤甚。

  那么,隆美尔是如何用手中的“烂牌”,打赢一场场进攻战、围歼战呢?说来也简单,他充分利用了心理战术。隆美尔深知“侧翼暴露,后路被抄”的兵家大忌,遂将德军装甲部队组织成独立的机动支队,将每个支队当作“一条战舰”,以沙漠为大海,让这些“战舰”四处突破英军防线的薄弱处,或直接利用英军防线的间隙,穿插到对手背后实施纵深打击。

  与多数人想象的不一样,英军的临战反应并不差,其严格秉持“保护侧翼”的信条,一旦发现侧翼、特别是两翼都出现德军(实为隆美尔派出的机动支队)时,往往会因担心后路被包抄而主动撤退。一支部队后撤,势必将友军侧翼暴露给德军,如此就会形成连锁反应:德军只要在英军防线突破一点或多点,并作出迂回的战术动作,就可能带动英军整条防线后移。

  摸清英军的“保守”特性后,隆美尔便无所不用其极。他会在英军防线上猛攻一点(有时是佯攻),如果能突破防线就大胆进入纵深。同时派机动支队绕过英军防线(北非地广人稀,装甲部队有充分机动空间),形成合围、包抄的态势。由于坦克不足,德军有时只把少量坦克放在进攻线前,后面用装甲车甚至卡车伪装坦克的烟尘,并用火炮压制英军防线,干扰对手判断。

  在德军“忽悠”下,英军陷入了无尽的恐慌:己方正面、两翼甚至背后不断有德军“坦克”(有时英军只是看到烟尘)冒出来,官兵心理压力陡增,士气也受到打击。一旦英军指挥官下令撤退,敏锐察觉到战机的德军就会及时冲上来“包饺子”,装甲部队在英军撤退路线上迂回包抄,大批德军步兵则像狼赶羊群般扑向英国人的后卫部队。

  于是在北非战役前期,德军机动支队与英军后撤部队“比赛”向英军战线后奔驰的古怪场景反复上演。往往德军坦克稍一掉头、停顿,不久后便有一支英军部队被包抄、合围、歼灭。在敌阵分割穿插的德军就像一把把“餐刀”,随时可以从英军这块“牛排”上“切下肉块”。而这就是在北非,“沙漠之狐”在己方人员、装备数量、补给能力均居劣势的情况下,却能将英军玩弄于股掌之中的奥秘所在。

  放进锅里再剁肉

  隆美尔在北非的战法,被不少研究者认为是德军坦克战和纵深作战理论的标准案例。从作战思路上看确实如此,但有一点不容忽视,即德军在北非的补给状况,几乎从来没达到过要求。真正体现德军装甲战、乃至坦克纵深作战理论的,还得到欧洲战场寻找。而德军大规模围歼战的最得意之作,莫过于1941年7至9月发动的基辅会战。

  1941年7月上旬,拥有44个师、近70万人马的苏联西南方面军在第聂伯河以西地区布防,意图阻止德军继续推进。但苏军注意力被正面强攻基辅的德军第6集团军吸引,却忽略了德军中路、南路的先头装甲集群已运动到他们侧后。结果,苏军2个方面军的结合部遭敌突破,各部联系被切断,苏军西南方面军60多万人于9 月14日陷入德军“等边三角形”包围圈。

  尽管合围之势已成,但这只是条单薄的“包围线”,为防止“煮熟的鸭子飞走”,德军继续快速推进。以负责南线的古德里安所部为例,其在合围之初,就一路分兵夺控有利地形,在苏军突围可能经过的山隘、渡口、桥梁、岔路、城镇及主要干道附近,选择要点设置不规则障碍物,迅速构筑起环形阵地,从而形成了“背靠背”、攻守结合的防御体系。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德军的88毫米防空炮部队。在野战炮兵未能及时赶到的情况下,其主动占据通道两侧要点,形成了有一定纵深的对空、对地火力防御网。威力巨大的炮弹阻止了苏军重型坦克群的集团冲击。与此同时,德国空军一直伴随支援地面部队,不断延展打击范围,竭力迟滞苏军大规模的西向救援行动。

  基辅会战集中展示了德军的“闪击式围歼战术”,即用不间断的连续进攻冲击苏军,造成对手指挥混乱、小战即溃。另外,德军无线电通信联络顺畅,每次作战时,德军步兵、炮兵、装甲兵与战术空军密切联动——装甲集群一骑绝尘,先行突进;炮兵为装甲部队扫清道路,提供火力掩护;空军则出动俯冲轰炸机,重点摧毁苏军炮阵地,帮助己方延伸“火力臂长”。德军的高速机动造成苏军判断上的“时间差”和“空间差”,最后形成的合围战场达13.5万平方公里,以至于许多苏军部队深陷重围尚一无所知。

  激战至9月17日,三面被围的西南方面军已被压缩到半径约25公里的狭小地域内。之后又经过多场激烈的突围与反突围战斗,苏军控制区像被刺穿的多孔气球般很快变小,几天后就萎缩成了一个“小三角”。德军总参谋长哈尔德在日记中写到,“包围圈里的敌军……就像弹球一样跳跃着。”

  24日,随着德军2梯队投入战斗,“小三角”再次被分割成多个小包围圈,苏军建制、指挥体系濒临崩溃。26日,战场上的枪炮声逐渐稀疏下来,西南方面军作为苏联红军最重要的战略集团之一已不复存在。

  靠大炮更靠后勤

  与德军相比,苏军是典型的从战争中学习战争。斯大林格勒战役、库尔斯克战役后,苏军完全夺回战场主动权,开始组织战略反攻。在解读防御战一文中,笔者提到苏军进攻德军的前提是兵力、装备数量上均占明显优势,而这也是源自实施围歼战的一大先决条件,即必须在战略方向上突破敌方防线,并保证持续的进攻压力,把切口做实、做大。德军突防多凭借集火力、机动、防护于一体的装甲集群,后续由步兵跟进。

  反过来,苏军若想复制这套战术,就要求己方装甲部队的突破力必须强于德军防线的硬度。但考虑到苏德两军的战力差距,在短期内苏军装甲部队很难与德军重兵集团“硬碰硬”。于是,苏军祭出另一样突防法宝——炮兵。

  斯大林曾说过“炮兵是战争之神”,二战苏军但凡准备实施大规模进攻,除在主攻方向上集结重兵外,必定还会“超标”配备炮兵,特别是大口径火炮。一旦开战,苏军先以长时间持续炮击压制敌军防线,甚至不惜与德军展开你死我活的炮战。继而在强大火力和前线轰炸机群的掩护配合下,派出像黄蜂一样的坦克部队突击德军防线。一旦打开突破口,苏军步兵便会潮水般涌入对方纵深。

  基于这一战法,苏军高度重视自行火炮和火箭炮部队的建设。火箭炮虽然命中率差,但覆盖范围大,杀伤力、威慑力很强。德军老兵曾回忆,德军1个坦克连在苏军火箭炮的首轮打击下就被烈焰吞没。自行火炮则可与坦克相伴,到一处就轰一处。

  通俗地讲,如果说德军围歼战法是“先切口,再剁肉”的话,苏军的围歼战法则是“开刀前,先把肉饼烤酥”。这种战法给德军心理和士气造成很大影响,以至于后来拍摄的二战影片里,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情节:德国军官痛斥下属无能时,总爱把“再搞砸就送你去俄国前线”挂在嘴边。

  到1945年4月柏林战役打响时,苏军已锤炼成为欧洲装甲战力最强的军事集团。而到1945年8月出兵中国东北时,日本关东军苦心经营10多年的“东方马其诺防线”,更是完全挡不住苏军的钢铁洪流。

  其实,无论德军还是苏军,要以坦克部队为主导实施大纵深突破的围歼战,都必须有后勤的坚强支持。在北非,隆美尔就是因没能解决后续补给问题,兵败阿拉曼。而在西方盟国中,美军对此也有深刻认识。

  美国人历来重视后勤保障。西点军校毕业生中排名靠前的,都被分配在工兵部队。二战期间,美军也是吃一堑长一智,因在突尼斯战役中损失7000多人,才对坦克部队纵深作战有了直观认识,进而发现要保证装甲部队攻击效果,后勤补给的作用至关重要。从此,美军逢大战必定要求“粮草先行”,后勤不达标,绝不轻举妄动。最明显的例子就是诺曼底登陆前,盟军在英国屯兵备战1年多,英伦三岛变成了大兵营、大仓库。

  不过,美国同等数量的装甲部队若与德军单挑,基本上只能送死,其装备的“谢尔曼”坦克遇上德军的虎式、豹式坦克,动辄就会遭受3比1,乃至4比1的高战损比。

  而解决这一难题,美军没有像苏军那样靠凶猛地面炮火压制敌军,而是改用空袭打击敌有生力量。1944年法莱斯战役中,德军相当一部分装甲部队在与美军地面部队交战前,就已被美国飞机的火箭弹、炸弹打残,损毁的车辆与尸体一度阻塞了道路。

  结语

  二战期间的围歼战,战术只是手段,其能否发挥得当,归根结底受制于一国的综合国力。而这也恰恰证明,军事领域需要扎实的硬功,“投机取巧”万万要不得。(参考消息网独家策划,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