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军情 观察评论 军事技术 各国军队 文献资料 军事地理 军事文学 中华文明 军事机构 关于我们
站内搜索 国际军情 史海钩沉 战略战术 武器装备 军事图库 军事专题 名人传记 世界文明 网友视点 给我留言


1979年对越反击战曾发生一类似朝鲜战争180师的悲剧


日期:2016-07-15 08:50:12|2016-07-15 08:50:12

  1979年2月17日清晨,对越自卫反击战爆发,解放第一轮攻击波便投入了二十多个步兵师,势若排山倒海。至3月2日,我军攻克越北重镇谅山,越南首都河内门户洞开,整个红河三角洲已无险可守,但根据战前已制定的作战计划,我军停止攻击动作,对外界称“达到了惩罚目的”,随后逐步安排撤军事宜。

  此时越方手中的中国战俘不到40人,多数是丧失战斗能力的伤病员,而我方俘获越南武装人员却有数千人之众。

  然而,在这样大获全胜的形势下,灾难却悄悄降临。

  战前,第50军从重庆开赴前线,最强的149师开战后由13军指挥从云南攻入越境,148师在广西边境驻守,牵制越军一个主力师使其无法东援高平,150师则按兵不动,担任战役预备队。

  3月5日,第一阶段作战结束,出境的部队陆续回撤,边境群众纷纷搭起凯旋门欢迎英雄归来。这个情景让没出境的部队感到脸上无光。于是,50军一再请示,要求让部队走出国门,到实战环境锻炼。

  广州军区前指觉得战事已近尾声,认为再无硬仗可打,遂同意150师出境掩护友军撤退。于是,50军数名副军职领导组成指挥组,率150师出征。

  客观地说,让没怎么打过实战的部队锻炼一下,哪怕是打扫战场,也有助于积累经验,养成敢打敢拼的作风,这个决定无可厚非。但150师仓促上阵:老兵大多在战前被抽调到其他参战部队,补充来的新兵入伍仅数月,大部分连排军官刚刚提拔,或者刚刚调来,还来不及认识本连战士,有的连队竟无一套完整的战区地图。尽管如此,全师官兵仍士气高昂,求战心切。

  浮躁轻敌往往与厄运同行。

  3月11日中午,在越南高平市以南40余公里的班英附近,150师448团突然遭遇从河内赶过来的越军精锐部队。双方在云雾萦绕的群山中立即打响了战斗。

  但是,稍一过招,高下立分:越军熟悉地形,富有山地丛林作战经验,指挥官判断准确,部队行动坚决果断,战至12日下午,448团前指及2营的退路被切断,四周要点多被越军抢占。

  在危急关头,448团请求全团收拢后边打边撤,师部同意。

  但50军驻该师指挥组部署失误,只派1、8连走小路增援2营,结果两个连被越军缠上后。却无法脱身。

  因山地环境的影响,被围部队只能断断续续地与上级和友军进行无线联络,失败的惶恐逐渐在官兵心头弥漫。在最终失去联络前,448团团部不负责任地作出各单位分散突围的决定。最后,该团前指、2营、1营1连、3营8连等部被越军分割包围,共失散542人,丢失各种枪支407枝,其中200多人先后被俘,包括团参谋长、2营教导员以及十多名连排长。

  最可耻的是,8连负责干部冯增敏,李和平带领连队集体投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