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军情 观察评论 军事技术 各国军队 文献资料 军事地理 军事文学 中华文明 军事机构 关于我们
站内搜索 国际军情 史海钩沉 战略战术 武器装备 军事图库 军事专题 名人传记 世界文明 网友视点 给我留言


150年前太平军残部退居智利,现有20万华人


日期:2016-09-12 11:46:01|2016-09-12 11:46:01

  早两年,一场8.2级强震袭击了智利城市伊基克,这座城市是智利北部太平洋岸港市,距首都圣地亚哥1800公里。

  令人关注的是,伊基克与中国有着极深的渊源,这里不仅拥有南美最大的自由贸易区,还是一座不折不扣的“华人天堂”,60余万人口的伊基克,约20万人有华人血统,华裔是商业中的重要角色,他们正是当年太平军的后裔,1999年建成的一家伊基克博物馆,还收藏着那些远赴南美大陆的太平军人使用过的三角旗。

  那么,这些清代的太平军,怎么会远涉重洋,跑到遥远的南美大陆去了呢?他们在一个陌生国度又是如何安身立命?这留下的一个个问号,为不少史学研究者所关注,也勾起了不少国人的兴趣。

  著名历史学家、太平天国史学者罗尔纲教授曾提过,天京沦陷后,太平军中人确实多有走避海外,这里说的海外,泛指中国香港、澳门以及南亚、美国等地,当时都是清政府鞭长莫及的地方。还有个出路,就是去当“猪崽”,即到国外当“契约矿工”,这支太平军余部中约一万多人选择了这条生路,他们带着自己的亲属家眷,坐了几个月的船,被运到南美一个地方当起了硝石矿工,这个地方,正是前文提到的智利伊基克。

  1865年,太平军失败后,清军到处都在剿杀太平军残部,这些残部继续抗清似乎已经不可能了,东躲西藏也不是办法,在这种情形下,一些流亡的太平军为了活下来便想到逃出清廷的法外之地,当猪崽被卖到国外当“契约矿工”,当时约有三万太平军余部选择了这条唯一的生路,其中一万多太平军余部连同他们的亲属被运到南美智利的伊基克从事挖鸟粪和硝石矿工的营生,他们多次想反抗但四周都是荷枪实弹的洋人,想要回中国去,又怕被杀头,所以也只能默默忍受,因此病死和自杀的人很多。

  终于在1866年命运出现了转机,智利和秘鲁、玻利维亚发生了硝石战争,这一万太平军余部终于看到了希望,推举湖南人翁德容和广东人陈永碌为领袖,以太平军原有的编制进行了整编,智利西拉皮佐少将任命翁德容为少校,陈永碌为上尉,将太平军武装编成智利第6边境纵队 “褐衣军”,命令他们协同智利军在秘鲁塔拉帕卡省的作战,配合伊洛和帕科查港登陆,占领莫克瓜,并和智利军一道攻取伊基克市。

  在接下来智利的军事行动中,太平军没有按照智利军事顾问的要求按西方编制进行改编,而是采用太平军的方式建立了两个军,并设立师帅、旅帅、两司马等太平军官职。在波内达要塞的一次战役中,一举俘获了300名秘鲁军人和要塞司令,接着他们又与闻讯赶来的玻利维亚军队展开激战,约1000名印第安雇佣兵投降,太平军此役缴获甚多,这就是著名的波内达要塞伏击战。1869年为配合智利帕科查港登陆,太平军在陈永碌的指挥下在莫克瓜再次同秘鲁-玻利维亚联军展开激战。由于太平军的军事行动给秘玻联军以很大的牵制,根本无暇应对帕科查港的战事,以致智利军顺利登陆,伤亡轻微,太平军的三角旗也插在了大洋彼岸的异国土地之上。

  第二次莫克瓜战役,太平军终于同智利军并肩作战了,西拉皮佐少将(时为中将)会见了陈永碌,授予陈永碌上校军衔,并参观了他的军队,经其授意陈永碌将三角旗上的太平二字改成了智利国徽。

  从此,这支太平军再无后顾之忧,作战更加勇猛,在塔拉帕卡省大战、帕科查港登陆战、莫克瓜大战、攻占伊基克大战等战役中大杀四方,将秘玻联军打得很惨,至此,智利军队已占领了玻秘两国太平洋沿岸全部硝石产地,玻利维亚失去了继续进行战争的能力,并实际上退出了战争,伊基克也随之划分给智利。

  战争结束以后,西拉皮佐授予陈永碌智利国会勋章,并给予阵亡太平军家属抚恤金。此外,智利政府决定将伊基克赠给太平军余部,成立一个自治镇,但要求他们解除武装,成为平民。“褐衣军”首领陈永碌爽快地答应了,原太平军将士们在他的带领下解甲归田,融入当地的普通生活,与当地人通婚,大力推行太平天国曾经提出的建立太平盛世的理想政策。洪秀全做梦也没想到,他提出的设想中的某些部分竟在异国他乡开花结果了。

  现在在伊基克市街上行走,处处可见中国面孔的影子,虽然长期混血,已与纯种华人有所区别,但中华痕迹还是不少,至今有的太平后裔还讲广东话,如当地人称弟弟为“塞罗”(细佬),把儿子叫“崽”,女儿叫阿米(阿妹)等。又比如,当地语言中餐馆叫“其发”(广东话吃饭),馄饨被称为“完蛋”(浙江话馄饨)。有不少伊基克人还会武术,耍刀耍枪不在话下,祭祀祖先时,许多伊基克人也同智利土著有明显不同,他们会祭祀祖先的牌位,早期的直接用汉字书写,现在的牌位也有用西班牙语书写的。更有意思的是,有华人血统的伊基克人会过一个叫“包巾节”的节日,每到节日,伊基克华人就带上各种颜色的头巾,这样的做法是仿效他们的祖先――当年的太平军,这也揭示了他们的由来。

  2005年的市长叫爱尔奈斯道·罗,就是一名华裔,当年还到广东寻根,爱尔奈斯道·罗从小就以自己拥有中国人的血统而自豪,在任职期间经常为华人谋取合理的福利,而每逢华人有困难找他,也尽可能提供帮助,因而当地人都称他“中国罗”。

  150多年过去了,伊基克已发展成为南太平洋之滨一个重要的港口城市,成为南美洲最大的自由贸易区,经这运入南美的货物,近4成来自中国,并且在2008年与太平天国发源地我国的广西南宁缔结为友好城市,生活在这里的太平军遗民终于再度与祖国联系在了一起。但许多人并不知道,伊基克这座城市与中国太平军之间的牵连,历史有时超出人的规划和设想,充满了戏剧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