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军情 观察评论 军事技术 各国军队 文献资料 军事地理 军事文学 中华文明 军事机构 关于我们
站内搜索 国际军情 史海钩沉 战略战术 武器装备 军事图库 军事专题 名人传记 世界文明 网友视点 给我留言

【后沙月光】锦上添花欢迎,同甘共苦铭记
日期:2017-2-23 15:40:10

  这两天,媒体集中推送了一条新闻:杨振宁和姚期智两位科学家,选择放弃外国国籍,转为中科院院士。

  舆论场焦点集中在杨振宁先生身上,红颜白发的故事,一直是网络津津乐道的八卦。姚期智这位图灵奖获得者,自然关注度就少了很多,对科学家来说,这是好事。 把杨振宁先生与邓稼先同志放在一起比较的文章也相当多,作为一个热点话题,可以理解。 从我个人角度来说,设置话题,去将两位科学家对立起来讨论,觉得欠妥,至少这不科学,别忘了他们本身就是老友。 从科学知识水平上来说,我连给他们提鞋都不配,无法妄加评论。 从家国情怀上来说,杨振宁先生,毫无疑问他清楚自己身上的中华魂,中华血脉。否则,也不用放弃外藉。 学术上,地位上,生活上,杨振宁都获得极大成功。随着中美关系的走近,1971年杨振宁也来到了北京,并受到了毛泽东的接见。 网络已经习惯以苛求对待焦点人物。杨振宁的参照物太高大,因为那是邓稼先,所以产生了很多争议。 如果我们用那些跑到西方“写书发文”污蔑中国,抹黑英雄的败类相比,杨振宁则会显得很高大。 他的学术成就已经摆在那里,不需要靠抱政治大腿,在意识形态充当反共小能手来博取名利。 九十多岁高龄放弃外藉,成为中科院院士,难道他还图着升官发财? 叶落归根,祖国情怀,我想这才是他最终下决心的根本原因。另外,他也明白自己对华人科学家的表率作用。

  那一代科学家 与杨振宁同时代,有一大批声名显赫的科学家毅然回国,投身于祖国建设事业,没有他们,“两弹一星”不会这么早到来,我们还会被大国讹诈很久。 为什么他们要回来?爱国精神,对,这是最强的动力。 他们都是高级知识分子,科技人才,会看,会听,会独立思考。他们当然明白自己施展抱负的舞台在哪里?未来的方向在哪里?

  科学家不是文人,他们的成就,就是科研成果,能用自己的才华造福国家和人民,这是一种理想和信念。 新中国的诞生,令他们有了实现这一理想和信念的基础。大多数人不会甘心在海外混个“二等公民”地位,这意味着侮辱和歧视。

   林兰英(1918年2月7日 — 2003年3月4日),福建莆田人,著名科学家,中国半导体材料之母、中国太空材料之母。 1955年6月,成为美国宾西法尼亚大学建校215年以来,第一位中国藉博士。 1957年1月29日历尽周折,回到祖国,1958年,中国有了半导体收音机,还有很多很多成就。 林兰英在美国看到了什么?有些资料已经在网络平台上消失了。 1951年4月中旬,美国移民局找到她和她的同学,一一单独问话,必须回答对朝鲜战争的看法,还有对中共的看法和对蒋介石的看法。 林兰英以一股书呆子劲跟移民局辩论,说中共不但是“理想家还是实行家,有什么不好?”,盘查完,移民局把材料交给了美国国务院。 接下来,FBI秘密警察就找上门,凌晨四点多,五点多,隔三差五的来寝室敲门,要你回答这个,回答那个,说白了就是精神折磨和威胁。 闹了整整四个月,在宾大出面担保的情况下,才放过这名可疑的“亲共分子”。 林兰英这些学理科的,当时没有什么政治概念,这也是许多中国科学家的共同特点,只要国家稳定,他们一定会回来。拿下博士学位后,她去从事半导体科研工作的索菲尼亚公司应聘,美国秘密警察整整察了她半年。 工作后,秘密警察暗中继续盯着,当林兰英发现自己连通信都被人做过手脚后,决心放弃工作,回到祖国,哪怕日子艰苦一些,也不想受这气。 林兰英可以代表很大一部份中国留学生的归国心态:被歧视。 这是尊严问题。

  陆学善(1905-1981),物理学家,浙江湖州人。英国曼彻斯特大学博士。北平研究院镭学研究所(上海)研究员,兼上海暨南大学教授、物理系主任(1947—1949)。陆学善经历可以回答另一个问题,为什么绝大多数科学家不愿跟国民党走? 国民党时期,中国专门搞科研的单位有两个:中央研究院和北平研究院。 研究机构四十多个,人员六百多位。到了1957年,单单科学院就有四千多人,全国科究人员数以万计。 两院领导人物各有靠山,互相倾轧,勾心斗角,干活的科学家则分成英美派和法国派,互不通气,这跟国民党内斗背景下科技政策有直接关系。 科学事业是南京政府的点缀品,既没大房子,也没多少经费。 北平研究院下的上海镭学研究所,就是搞放射性材料研究,这种尖端领域要是有成绩出来,对中国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但国民党压根就没兴趣。 镭学研究所十多年来,总共就五个人。陆学善这位曼彻斯特大学博士,每个月要跑到银行去领所里的工资,纸币暴跌时,他得背着一大捆钱,坐一个多小时公共电车,一站一站坐到所里给大家发薪,累得跟狗一样。 另外,他还要兼着文书,会计,出纳,采购等事务。一年的科研经费,全所只有两百美金外汇,不是两万,是两百,买完几根进口水晶管子就没了。 再看研究员生活, 一名浙江青年才俊来所里报到后,四个月就回杭州老家了,这人相当聪明,陆学善爱材,就写信到杭州,催他回来。 学生回信说,等棉衣做好再回北平。陆学善看着信就哭了,其实他自己也是顾得了吃,顾不了穿,这就是当时科学家整体状况。 要不就出洋到美国英国,要不就在国内混着,很多人也不敢回来浪费时光。 现在说民国,变成天花乱坠,美不胜收,得加一句民国出大师,才显得你有思想。 两百美金一年的研究经费,还不够杜月笙一晚上的麻将钱,陆学善不哭才怪。 能在舆论上兴风作浪的知识分子,南京才会给银子。陆学善这种物理学家,就捱着吧! 1950年,研究所搬到北京后,他才“变”一名真正的科学家,会计,出纳自然有人在做,1956年,研究所人数就达到了125名,还不算120名外来实习生。

  施汝为 (1901 11.19 - 1983 01.18)物理学家,中国近代磁学的奠基者和开拓者之一。1934年获耶鲁大学物理学博士学位。 一拿到学位就回国,进了中央研究院物理研究所,外汇经费上比上海镭学研究所好一点,有500美金,四幢小楼,既是研究所又是宿舍楼。 啥也干不了,啥也买不了,就这么耗着青春。等新中国一成立,才开始真正的科研工作。

  彭桓武(1915年10月6日—2007年2月28日),物理学家。爱尔兰皇家科学院院士。中国两弹一星功臣。 1947年回国,先后担任过云南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中国科技大学教授,教了一年书,又跑到国外去了。 实在受不了,根本没有科研环境,学术界还吵吵闹闹不团结,华罗庚跟陈省身争天下第一,彭桓武觉得细分一点,两人都是天下第一,结果,还得罪人,干脆出国做学问。 等新中国成立了,他就马上回来,50年代中期开始,彭桓武参与和领导了中国原子能物理和原子弹、氢弹以及战略核武器的理论研究和设计。

  王淦昌(1907.5.28—1998.12.10),江苏常熟人,核物理学家、中国核科学的奠基人和开拓者之一、“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 他在四十年代就已经在中微子研究上有了突破性进展,但谁会为他提供研究设备?只好让美国同行根据他的理论做实验并取得了成功。 这种情况谁不痛心?等新中国一成立,他立刻回国。

  还有钱学森,钱三强,邓稼先等人,大家比较熟悉就不细说了。这些科学家当时的政治立场都很淡,他们只要一个安稳的环境,能让自己为这个国家的强大去发光发热。 无论回来的早,还是晚,”爱国精神“是必然前提。

  同甘共苦者,值得尊敬,锦上添花人,亦不必指责。 新中国勒紧裤腰带把“两弹一星”等事关国家安危的项目先搞起来,这一切,离不开那一代科技工作者的努力和奋斗。

  有人喜欢说犹太人如何如何聪明?其实中国人只会比他们更聪明,更忠诚。 这些科学家要是留在西方,过得会很好,今天也一样,无论在美国还是中国,都是凭本事吃饭。但他们选择了回国。杨振宁选择留美,这是他个人的选择,而且他是杜聿明女婿,顾虑肯定会比别人大,1948年12月17日那封《敦促杜聿明等投降书》威力太强了。 不妨宽容一点对待杨振宁先生,1971年,毛泽东,周恩来都对他礼遇有加,一方面说明了那一代领导人的爱才之心,一方面也为杨振宁解除了顾虑。

  科学无国界,但科学家有祖国的。 云闲望出岫, 叶落喜归根。 最后借用彭桓武同志的一句话: 回国不需要理由,不回国才需要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