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军情 观察评论 军事技术 各国军队 文献资料 军事地理 军事文学 中华文明 军事机构 关于我们
站内搜索 国际军情 史海钩沉 战略战术 武器装备 军事图库 军事专题 名人传记 世界文明 网友视点 给我留言

Ta们刚骂完中国,就被美国狠狠抽脸了
日期:2017-3-22 8:42:1 来源:环球时报

  今天,美国政府又用实际行动,给一群幼稚天真的中国人上了一课。

  不过,由于这种幼稚天真的 人 在中国,在咱们网络上并不是少数,所以耿直哥想把这个故事也分享给大家,好让大家都长长心。

  这个故事源于几天前,当有人质问咱们中国为啥非要去月球乃至火星探索时,中国科学院院叶培建给出了一番充满热血的答复。

  他说,宇宙就是海洋,月球和火星则是如同钓鱼岛和黄岩岛的岛屿,如果现在我们能去占却不去,那么一旦被别人占了,我们再想去就难了。

  然而,他的这番回复却遭到了一群人的讥笑……

  其中,有人就拿出了1970年美国宇航局(NASA)写的一篇为何美国人要花大钱去探索宇宙的文章,然后一边歌颂美国人探索宇宙是为了全人类的幸福,一边斥责中国说:“堂堂大国搞航空 (注:其实是航天) 居然是为了和小狗一样撒尿占地盘……”

  话说,那篇NASA写于1970年的文章,其实也是为了回复当年一位来自非洲的修女提出的一个质问。

  而这个问题,用我们中国人都能理解的话说就是:西部(非洲)人民还在吃草,你们为啥却要上月球?

  于是,NASA便写出了一篇洋溢着“人道主义之光”的文章,列举了登上月球和探索宇宙能给人类带来的诸多好处。

  撰写这篇回信的,是当时NASA的“马绍尔太空航行中心”的科学副总监Ernst Stuhlinger。

  不过他的背景挺有意思的:曾经给纳粹德国卖命,为希特勒研发导弹;二战后,他又因为这段资历被美国政府“人才引进”,去美国研发对付苏联的导弹,并在这个过程中开始介入美国的太空项目。

  有趣的是,当初这种美国引进人才的普遍套路,如今居然成为了美国超级英雄电影中经常拿来“黑”的一个桥段。比如漫威系列的超级英雄电影中,反派势力“九头蛇”就是通过当年的这个名为“Operation Paperclip”的项目,渗透进入了美国政府的高层……

  当然,好莱坞用科学怪人+野心家吸引观众是出于资本的原始冲动,美国科学界、宇航界的大部分从业者还是坚持以人类未来为己任、笃信NASA“为什么我们要探索宇宙”这封信中的世界观,并自愿为此贡献自己的聪明才智乃至献出生命。但是,只要稍微客观地回顾历史,彼时美国研发太空项目的一个最根本的原因,还是【美苏争霸】。

  当时,苏联已经率先研发出了世界上第一个人造卫星,登月计划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这都令美国政府十分紧张。

  所以,虽然探索宇宙确实能给人类带来很多好处,但真正驱动着美国政府不惜从刚刚被击败的纳粹德国引进人才,并投入巨额资金搞太空项目的,是苏联这个超级大国施加给美国的那种强烈的竞争压力。

  而这种压力,用今天叶培建院士的话说,就是谁能先占了宇宙这片“大海”中的“钓鱼岛”和“黄岩岛”。

  当然,你可能会说了:今天冷战已经结束了啊,再用这种心态搞航天科技是不是就小家子气了呢?

  可问题是,冷战不是你说结束就结束的啊。比如美国政府至今就仍然禁止NASA与我们中国进行一切形式的合作呢。

  而且,一个刚刚发生的事件是:当咱们中国国防科工局探月与航天工程中心的副主任于国斌,受邀准备参加在美国举行的第48届“月球与行星科学大会”时,他的签证申请却直接被美国大使馆否决了……

  结果,反倒是很多的美国科学家和航天爱好者(比如下图这两位),气得大骂美国政府,认为美国政府的政策在损害科学发展。

  但是,无论美国科学界怎么骂,美国是个法治国家。

  2011年4月,美国国会以人权和国家安全为由,在通过的拨款法案中写入了如下内容:禁止NASA使用联邦资金同中国或中国所属公司就太空项目进行任何方式的合作,禁止NASA所有设施接待任何来自中国官方的访问人员。而这条法案的关键人物,就是美国国会连任时间最长的议员——弗兰克沃尔夫。

  这条法案通过后,有NASA的科学家就开玩笑说:我连请中国同行喝杯咖啡都会被抓。而这就是中国科研人员无法前往美国参加科学大会的“法律依据”!

  NASA的局长查尔斯·博尔登曾在不同的场合多次表示,美国应该在人类太空项目上与中国合作,在2011年11月NASA举办的一个国际天文学会议上,因为禁止申请与会的中国籍研究人员参加,引起过多名美英知名科学家愤怒抵制,但到今天,美国国会的禁令依然遥遥无期,中国科研人员赴美参加科学会议依然因为国籍而遭到“歧视”,因为每两年,就会有一批一批像沃尔夫议员这样的人通过“民主的选举”进入美国国会。

  当美国官方在用这种“冷战思维”看待中国的航天事业时,我们中国却一直在以很开放的心态与全世界进行合作。

  比如,当我们发射了全世界首颗量子科学实验卫星 “墨子号”之后,面对欧洲各国科学家希望合作的愿望,我们很快就与他们展开了洽谈,并已经达成了一些协议。

  不得不承认,美国主导秩序下的现实,不是“小清新”们那一碗碗鸡汤就可以重新粉饰装修成童话的世界。如果有一天美国愿意与中国合作,一种可能是中国像苏联那样在竞争中崩溃,成为被收服的配角;一种可能就是中国扎实地拥有了美国失去优势的太空项目,美国不得不拿出诚意来进行互通有无的分享。

  宇宙广阔无垠,人类面对的几乎是无限的未知,后一种合作的路线虽然艰辛,但却是一种美国政府更容易理解的逻辑。

  在美国的问答网站上关于“中国为什么不能参与国际空间站”的问题下,充满外国网友这样的回答:“在最该合作的时候把中国排挤掉,这真的使我很困惑……”“随着科技的进步,中美联合简直就是全人类的福音,地球人应该在人类利益面前放下政治成见……如果人类想再延续1000年,我们就该好好学学如何做为一个整体来成长!”

  内心深处,我们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中国人正在努力提高自己的说服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