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军情 观察评论 军事技术 各国军队 文献资料 军事地理 军事文学 中华文明 军事机构 关于我们
站内搜索 国际军情 史海钩沉 战略战术 武器装备 军事图库 军事专题 名人传记 世界文明 网友视点 给我留言

新疆戈壁变杭州水乡?揭秘西藏之水救中国的来龙去脉
日期:2017-11-19 9:35:32 来源:郑伯田

  凡是有利中国的,不管大事小情,总是有来自境外的,乌泱乌泱的阻击部队,扛着枪扛着炮,横栏竖挡,绝对不让你痛快,绝对不让你顺畅。这不,“西藏之水”又遭无妄之灾,躺着躺着,就中枪啦!

  “你能想象吗?中国居然要把西藏的水北调新疆,让新疆变成杭州!”——最近几天,这样一则消息,在西方各大新闻媒体上疯狂传播,引起了一片惊呼。

  这个消息最初来自香港的《南华早报》,大致内容是,一位中国高级工程师表示,中国正在打算在西藏和新疆之间修一条长达1000公里的输水管道,把雅鲁藏布江之水送到干旱的新疆,以彻底改变那里的自然面貌。

  《南华早报》还说,这个项目已经提交给中国政府,就等待着通过了。如果这个项目通过,新疆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成为一个类似于中国江南地区的美丽绿洲。

  就这个问题,甚至有记者在10月31日,向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提问:雅鲁藏布江北调入新疆的工程,是否存在?

  华春莹回答地十分巧妙,她说:“据我了解,你说的情况不属实。”

  一方面,西方记者说得有鼻子有眼;

  一方面,外交部发言人矢口否认。

  这就有点奇怪啦,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1.“西藏之水救中国”的来龙去脉

  其实,《南华早报》的这个消息,早已经是旧闻,二十多年前的旧闻了。

  记得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这条新闻就在传播——几个民间水利专家,提出了把雅鲁藏布江之水,通过渠道、隧道、水库,一路北引,以自流的方式,调到青海湖去。然后,一路越过祁连山,进入新疆;一路走黄河,到托克托再通过渠道进桑干河,进官厅水库、密云水库、陡河水库、潘家口水库,从而解决整个北方缺水的大问题。

  当时,这个动议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关注,仅仅是在0.50元一份的报纸上和1.00元一份的杂志上,也就是以所谓地摊文学的方式在流传。

  尽管这样,还是滚雪球一样,支持者日众,鼓吹者日众,奔走呼号,不遗余力。当时,有一点阅读能力的人,都知道有个先是被称之为“雅黄工程”,后来又叫做“溯天大运河”,最后改名为“大西线调水工程”的议题,都知道这个议题成立的话,这个议题实施的话,中国几大著名的沙漠,比如塔克拉玛干、古尔班通古特、巴丹吉林、腾格里、毛乌素等等,都会变成江南绿洲;中国的黑、吉、辽、京、津、冀、晋、内蒙古、陕、甘、宁、青、新、鲁、豫……整个北方将彻底改变缺水季节干旱,旱得要命;丰水季节洪涝,时不时就要抗洪的局面。

  这时候,反对派出来啦!

  反对派反对的理由,归纳起来有以下几点:

  雅鲁藏布江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多水可调;

  雅鲁藏布江下游在境外,很容易引起国际纠纷;

  雅鲁藏布江北上,根本不可能形成自流;

  很容易给调出水的地域造成生态危机;

  很容易给调入水的地域造成生态危机;

  沙漠 水,不等于绿洲,反而会造成更大的环境破坏。

  可以肯定地说,反对派绝对不是文章开头,我们说的那些阻击部队,相当一批反对派是从学术的角度出发,在探讨问题。

  这个调水方案,也一直在深化,一直在完善。仅仅从不断更改的名字,我们就可以看出,在吸收了反对派们的观点中的有益成分之后,调水方案,越发地不怕辩难,越来越无懈可击。

  最难能可贵的是,这些民间水利家都是些离休或退休的老水利工作者,支持他们的都是些离休的老将军、老干部,他们从一开始就是自筹经费,从事着伟大又恢弘的研究。

  2010年,退休军人、原二炮政治部文艺创作室主任、作家李伶,写了一部长篇报告文学《西藏之水救中国》,把这一宏伟构想,推向高潮。从这个时候起,这一千古绝唱,才登堂入室,在报纸、杂志、电台、电视台上得到一角立足之地,发出微弱却又震撼天地的声音。

  2.八字还没一撇儿呢,阻击部队就急眼了

  前面我们说过,反对派不等于是别有用心的阻击部队。可是,来自境外的阻击部队就不同了,他们从反对派的观点中,截取一二,无限放大,无限夸张,故意扭曲,故意栽赃,把个仍然停留在民间一些离退休的学者和热心人士的议论中的话题,炒作成祸国殃民,危害友邦,作践人类,损及地球的恶行,然后大张挞伐。

  

大西线工程示意图


  就拿这次《南华早报》刊登的消息来说吧,这个消息说的“中国的一位高级工程师”,指的是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中铁隧道局有限公司总工程师王梦恕。他在今年3月份,向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提交的一份提案,《关于深入开展大西线调水工程论证并尽快实施第一期工程的建议》。

  境外媒体炒作的第一点,就是雅鲁藏布江、澜沧江、怒江等河流都是流向境外的,他们说中国截留了上游水源,会给下游带来灾难;

  第二点,就是从西藏调水,会造成“世界第三极”的生态危机,进而影响西藏各族人民的生存;

  第三点,就是大水漫灌沙漠,会给整个新疆带来生态危机,进而影响新疆各族人民的生存。

  你看看这些无良媒体,多么恶毒,既挑拨中国与相邻国家的关系,又挑拨中国各民族之间的关系,还给中国扣上了一顶破坏生态环境的大帽子。

  境外那些别有用心的人,真的看不得中国有哪怕一点点好事。

  三峡工程不也是这样吗?

  三峡工程从五十年代开始议论,从领袖到各路专家学者。有支持的,当然就有反对的。反对者提出了很多问题,比如如何防止境外之敌空袭,甚至核袭击;如何防止泥沙沉积,造成上游水位抬高;如何防止地质灾害,譬如地震、泥石流等等;如何防止某些洄游鱼类生殖路线受阻等等。

  等到三峡真的决定上马,境外媒体借着这些问题,大肆炒作,甚至某些敌对势力疯狂叫嚣,要派特务背着炸药来炸大坝,要用导弹击毁大坝,要派飞机来扔炸弹……只要大坝一毁,华东五省一市都会成为泽国水域,亿万人民或为鱼鳖。

  你不想一想,五十年代开始议论三峡工程的时候,我们还没有预警机,还没有相控阵雷达,更没有反导系统,就连美国的相控阵雷达也还在试制中,我们当然要考虑防空防袭问题。到了三峡修建的时候,中国的相控阵雷达,反导系统已经日臻成熟,预警机已经在天上遨游,还能在乎你的叫嚣?

  派特务背着炸药来炸大坝?唉,真敢想啊!若是毁掉这座大坝,专家们早就计算过,500公斤的航空炸弹,也得几十上百颗,还得集中扔到一个点上。派特务背着炸药来?唉,你可真逗。

  诸如什么造成汶川大地震啦,造成2004年云贵川超常酷热啦,造成库区尾水上抬,淹没重庆啦,早被驳斥得体无完肤,也就不必再提说啦。

  西藏修铁路的时候,不也是这样吗?

  一些专家学者提出了一些问题,比如说通过冻土地带,会造成什么样的问题;通过无人区,会造成什么样的问题;修建的过程中和开通后会给藏羚羊、野驴等濒危动物造成什么样的问题等等。

  于是,境外媒体又开始炒作,说什么中国政府不顾全世界人民的反对,硬是要在冻土地带修建铁路,一旦修通之后,火车一开上去,造成共振,肯定会造成车毁人亡的事故;说什么中国在西藏修铁路,把本来就十分脆弱的无人区环境保护不当回事儿,造成大面积的破坏;说什么藏羚羊、野驴很快就会灭绝……不一而足。

  总而言之,凡是有利于中国的事儿,才刚提出,阻击部队就出动了,乌泱乌泱的,横栏竖挡,极尽其能事。这已经不是三次五次,十次八次,而是次次如此,没有例外。

  西藏之水,向新疆开进,就好比一场战役。整个行动还停留参谋长带领着一群参谋,侦察,论证,扩大侦察范围,继续论证的阶段,作战计划远未形成,作战行动更是远远未提到议事日程。更何况,这一拨“参谋长带着一群参谋”,乃是民间团队,还远远没有上升到国家层面。

  就这么一件事,竟然能炒得乌烟瘴气。境外媒体,还真的是奇葩朵朵啊!

  走自己的路,让他们说去吧!

  从新中国诞生以来,这样的事层出不穷,早已经不是什么新闻,对付这样的挑事寻衅的新闻记者,我们的外交官早已经驾轻就熟,游刃有余。所以,华春莹回答得十分巧妙。本来嘛,不管是“雅黄工程”,“溯天大运河工程”,还是“大西线调水工程”,甚至刚刚有人提议改称为“红旗河”的工程,根本就不存在,真的不存在嘛。

  但是,只要有利于中国的,只要有利于人民的,一定会成长起来,一定会矗立在中华大地上,一定会“当惊世界殊”。

  让乌泱乌泱的阻击部队来得更多一些吧,本是司空见惯事,又何必把它当做一回事儿呢。

  走我们的自己的路,让他们去说吧,说吧,使劲说吧!


®中国军事 版面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豫ICP备050157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