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观察评论 军事技术 各国军队 文献资料 中华文明 军事机构 关于我们
站内搜索 史海钩沉 战略战术 武器装备 军事地理 世界文明 网友视点 给我留言

《较量无声》解说词上集
日期:2019-3-5 8:47:48

《较量无声》上集

  画面词:中国实现民族复兴伟业的过程,必然始终伴随与美国霸权体系的磨合与斗争,这是一场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世纪较量。

  我们从哪里来?为何而来?我们到哪里去?应怎样去?历史始终在等待和记录着我们的回答!

  解说词: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是美国及西方国际阵营战略调整获得重大成果的年代,美国自越战之后长期推行的软争霸和平演变战略在这个年代的后期终于看到了曙光。苏联,这个昔日始终令对手生畏的超级大国,此时像一个中了慢性毒药开始发作的病人,逐渐显出了难以挽回的颓势,尽管它还拥有足以毁灭对手甚至世界的巨大的军事能力,但经济和财政的困难,国内的社会矛盾特别是领导集团的政治迷茫和动摇,已使得这个庞然大物步履蹒跚摇摇欲坠。

  画面:(最高苏维埃会议上)

  有人发言:“大家都注意听,戈尔巴乔夫你也要注意听。”

  另一个人发言:“这不证明格拉乔夫什么都没看见。他什么都看见了”

  萨哈罗夫发言:“取消明文规定‘苏共领导地位’的苏联宪法第六条。”

  戈尔巴乔夫制止:“你发言的时间到了。你是不是应该尊重代表大会的程序?”

  解说词: 1989年8月15日,美国《基督教箴言报》的文章以骄傲的口吻写道:“对苏联的伟大美元攻势正成功的发展,三万颗核弹头和用最新科技成果装备的世界上最大的军队却不能掩护自己的国家领土拒绝渗透的美元。它已经把俄国的工业消灭一半,打垮了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并瓦解了苏联社会,苏联已不能抵抗。所以专家们预言说,它的覆灭是最近两只三年的事。而我们则应当对那些伟大计划给予应有的评价。塔夫特制订了它,罗斯福润色了它,而且,而后的历届美国总统都彻底的执行它。”

  1991年11月,撒切尔夫人在一次公开演讲中抑制不住激动的说:“我负责任的告诉各位,不出一个月的时间,你们就会听到法律上苏联解体的消息。”

  美苏的全球争霸恰恰成为了中国最重要最难得的战略机遇期。七十年代末,走出十年动乱阴霾的中国共产党人在痛苦而深刻的反思中重新矫正了前进的方向,以更加成熟、理性、睿智的政治眼光深刻洞悉了国际形势和自己的历史方位,抓住美苏争霸对我的战略需求,及时调整对外政策,果断做出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重大战略决策:改革开放。实现了决定国家民族前途命运的伟大历史转折。

  画面:(邓小平讲话)

  邓小平:“如果现在再不实行改革,我们的现代化事业和社会主义事业就会被葬送。”

  解说词: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中美之间曾出现过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十年蜜月期。意识形态的对立和悬而未决的现实矛盾,此时在表面上都已淡化。

  画面:(邓小平访美)

  邓小平:“我们将同美国政府领导人和各界朋友共同探讨发展两国在政治、经济、科技、文化等各个领域交流和合作问题。”

  解说词:中美之间似乎真的从对手变成了伙伴,从对抗变成了合作。而实际上,双方的决策层都清楚,这种关系现状的形成对于中国而言,是为了改变安全环境、发展环境,摆脱封锁封闭,走出一条全新社会主义道路的主动战略选择。对于美国而言,则是为了集中应对主要对手,实现美苏争霸战略目标而被动收缩战线的策略选择。

  从国家利益出发,把握国际合作与斗争,这是中国共产党人在新的时代条件下探索与开辟中国道路、中国前途的抉择。同时也是中美之间全新历史关系的开始。

  在两国长达两百多年的交往中,这是中国第一次以完全独立平等的身份得到美国的战略需求与尊重。而这一关系的改变,实际上也预示着两个国家、两种制度在合作表象下掩盖着的未来较量。

  画面词:较量无声 上集

  解说词:1991年12月25日,莫斯科克里姆林宫穹顶上骄傲的飘扬了70多年的这面旗帜被缓缓降下,苏联亡党亡国的悲剧终于在世界瞠目下上演。一个有着近90年历史近两千万党员的超级大党宣布解散。

  画面:(最高苏维埃会议上,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站在一起,戈手里拿着一份文件。)

  戈尔巴乔夫:“但我还没有看。”

  叶利钦:“就在这里读嘛”---(一片掌声)

  画面:(俄罗斯国家杜马)

  叶利钦:“此时此刻我将签署总统令,停止俄罗斯共产党的活动。”(掌声)

  画外音:“请等一下,请等一下。”

  解说词:这个曾经令世界生畏的超级帝国几乎是在瞬间轰然倒下,而这个庞然大物的解体竟然就像当时一家西方媒体所描述的,是在苏联全社会的集体沉默中完成的,甚至听不到一声叹息。

  回望历史,我们时常会发现,这已对世界格局产生了重大影响的事件,往往被人解读成冷战结束的标志。

  画面词:(1990年 苏共二十八大 叶利钦等要员宣布退出苏共)

  解说词:而事实上,它恰恰是发生在冷战结束之后而不是之前。这是一个绝对不应该被忽略和误读的细节。无论它是否具有历史的合理性,在客观上,苏联的解体都是冷战结束的结果而不是原因。

  画面:(叶利钦:“今天俄罗斯联邦决定,将沙俄时代的三色旗作为国旗”)

  解说词:当主导的世界格局半个多世纪的美苏两大阵营的冷对抗在戈尔巴乔夫新思维的指引下逐渐冰雪消融并最终以苏联方面主动放弃所谓冷战思维而握手言欢时,其结果却并没有出现西方政治家们预言的世界大同和历史福音。热情的伸出橄榄枝终结冷战的苏联不仅没能得到自己热切期盼的战略回报,反而在对手的顺势一击下瞬间毁掉了几代人七十多年艰难积累并付出了民族高昂代价所成就的全部基业。

  画面:(原苏共中央书记处书记 前国家杜马主席 瓦·亚·库普佐夫)

  库普佐夫:“23号白天,苏共中央书记处有五位书记被搜家。”

  画面:(原立陶宛共产党中央书记 尤·尤·叶尔马拉维丘斯)

  叶尔马拉维丘斯:“我因为积极宣传共产党,被判处八年有期徒刑。”

  画面:(原苏共中央书记处书记 前国家杜马主席 瓦·亚·库普佐夫)

  库普佐夫:“我看到那些大学生,还有那些受指使的人员,有一些外国使馆的车给他们送来吃的喝的。他们纷纷向我们吐痰,侮辱我们。这是我人生经历的最屈辱的一刻。”

  画面:(普京)

  普京:“苏联的解体,是二十世纪最严重的地缘政治灾难。对于俄罗斯人民来讲,它是一场真正的悲剧。”

  解说词:这一超级的历史嘲弄,留给了世界争论不休的种种疑惑。而留给俄罗斯的,则是社会的倒退国家的衰落和难以愈合的精神创伤。

  画面词:1993年,民选上台的叶利钦政权悍然下令军队向议会开炮。

  解说词:今天,这场深刻影响和改变了世界的大变局已逐渐散去了重重迷雾,一些历史的脉络在冷战胜利者对战略成果骄傲的盘点和炫耀中隐隐浮现。美国中央情报局前雇员彼得·施瓦茨在前不久出版的《胜利--美国政府对前苏联的秘密战略》一书中毫不隐晦地写道:“前苏联的垮台不是上帝亲睐美国,而是里根政府奉行的政策所致。”

  他透露,关于前苏联的体制在客观上是否具有生命力,里根政府并不感兴趣。美国的任务就是将这种生命力降低到零。彼得·施瓦茨甚至露骨而傲慢地说:“谈到前苏联的崩溃而不知道美国秘密战略的作用,就像调查一件神秘死亡案子而不考虑谋杀。”他在书中详尽披露了美国政府采取隐蔽的斗争策略及手段,逐步动摇前苏联领导集团对自己制度的信心,诱导其一步步走向解体的具体过程。

  历史不能假设,但研究历史的假设却有助于把握现实和未来。从苏东剧变无数种如果的推测中我们或许可以得出这样一个基本的结论:没有戈尔巴乔夫新思维的冲击,苏联的存在和稳定不一定就是必然的。但一个放弃了政治旗帜、放弃了理想信念、放弃了思想武装和敌我意识,最终迷失了自己也迷失了对手的政党,一个不是自我完善而是自我否定、不是锐意进取而是故步自封、不是相信人民的力量而是相信西方神话进而失去了执政根基的政权,一步步走向衰落和覆亡则一定是必然的。

  苏联的解体使美国成为了持续近半个世纪冷战的最终胜利者,同时,也是中国理所当然的成为了美国的下一个对手。中美关系迅速逆转,在中国“六·四”风波后即已结束的中美蜜月期随着苏东剧变的历程也进入了更加寒冷的季节。国际格局骤然发生的深刻变化和中国国内的剧烈动荡,使中国和美国都重新面临着一次重要的战略选择。

  画面:(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 政委 刘亚洲)

  刘亚洲:“对美国来说,是在未来彻底遏制中国,还是在接触中改造中国呢?这是一个必须明确的战略选项。刚刚以和平演变的方式成功搞垮了最大的战略对手苏联,在空前胜利中受到巨大鼓舞的美国精英们,再慎重权衡后,大胆地选择了后者。他们非常自信地认为,只有接近、接触和接纳中国,逐渐将中国纳入其主导的国际政治经济体系,才能更有力的分化和瓦解中国。这是战略成本最低、代价最小而效果最好的方式。”

  解说词:1992年,作为总统候选人的克林顿把这一战略思想表露无遗:“中国有一天也会走上东欧和前苏联共产党政权的路。美国必须做它能做的一切来鼓励这个进程。”担任美国总统后,克林顿进一步公开宣称:“美国不是通过武力而是通过信息、国际交流以及类似的软手段来破坏中国共产主义制度。在中国任何对此持异议的人都无法阻止它,正如柏林墙最终还是倒塌了一样。我认为,那是不可避免的。”

  正是基于这种考虑,美国选择了接触加遏制的全新战略方针,逐步解除“六·四”风波后对中国的一系列制裁政策,转而开始实施以经济主导的全方位渗透。他们一方面更加确信以和平演变的方式渐进渗透、逐步动摇战略对手的根基,用软性战争将其击垮是最佳战略选择。另一方面,他们也更加自信的认为,社会主义制度与资本主义制度的历史较量已经随着冷战的结束而自然落幕。

  美国著名历史学家福山在其《历史的终结》一书中甚至大胆预言,西方国家实行的自由民主制度或许是“人类意识形态发展的终点”和“人类最后一种统治形式”,并将因此而构成“历史的终结”。

  画面:(中国社会科学院 副院长 李慎明)

  李慎明:“苏联亡党意味着是假马克思主义的失败,决不是说共产主义的失败。是因为它(苏共)脱离背离乃至最终背叛了这些根本宗旨即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它的指导思想,马克思列宁主义,它的最高纲领,它放弃了共产主义。这样它在脱离背离乃至最终背叛了最广大人民群众利益,它不代表最广大人民群众,人民群众也就不拥戴它了。”

  解说词:此时的中国,也同样面临着两种选择,改革开放以来出现的一些不良社会现象和现实问题,特别是“六·四”风波造成的巨大政治冲击,使得一部分人对改革开放的道路产生怀疑。面对国内反对改革开放的种种质疑,面对苏东剧变引发的国际社会主义危机,此时的中国究竟应向何处去?

  画面:(邓小平南巡)

  邓小平:“中国只要不搞社会主义,不搞改革开放、发展经济,不改善人民生活,走任何一条路都是死路。动摇不得。”

  邓小平:“再耽误不得了,中国穷了几千年了,是时候了,不能等了。”

  解说词:在南方谈话中,邓小平从理论上深刻系统地回答了长期困扰和束缚人的思想的许多重大问题,进一步提出要抓住时机发展自己,关键是发展经济的新时期国家战略。庄严宣告,要坚持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关键是坚持“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我们要在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上继续前进,谁也不能阻挡中国的改革开放,改革的趋势是阻挡不了的。

  这是中国共产党人对自己发展道路和历史责任理性认识的再一次升华,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对中国前途命运的第二次伟大战略选择。

  在这样的背景下,中美之间再一次处于不同的战略目的、战略选择而重新走到了一起。而实际上这则是一场以彼此合作的方式暗中展开的经济竞争与政治较量。双方都怀着完全不同的意图各自发力,一场世纪博弈的大幕由此在广阔的国际政治经济舞台上悄然拉开。

  三十年过去了,今天的中国以翻天覆地的变化展示出令世界惊叹的伟大奇迹。中国国内生产总值从改革开放前3645亿猛增为近52万亿,增加142倍;城镇居民人均总收入从371元上升到26700元;国家外汇储备由1.67亿美元上升到3.31万亿美元。中国已经跃升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

  中国,用30年的时间走过了西方发达国家300年所走过的发展历程。这个曾经饱受凌辱、积贫积弱的古老东方大国,如今焕发着令世界赞慕的勃勃生机。她不仅展示了中华民族至深至伟的创造能力,而且充分体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巨大优势和光辉前景。

  面对这个始料未及的变化,西方一些主流精英也不得不发出由衷的感叹。美国助理国务卿、新自由主义学派和软实力理论的代表人物约瑟夫·奈2008年在接受采访时说:“如果你想想自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政策实施以来中国所取得的伟大成绩,你就会知道,这是非常不平凡的30年。在过去的30年中,中国的发展为世界上演了一段炫目的奇迹。”

  美国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美国政府重量级智囊布热津斯基在2009年再一次访问中国时说:“这种变化是引人瞩目的、甚至堪称异乎寻常的了不起!”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奇迹般的快速发展彻底地回答了历史曾经的种种疑问。正如江泽民同志所指出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全会以来的历史雄辩地证明,实行改革开放是社会主义中国的强国之路、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历史性决策。”中国发展进步的伟大实践,再次雄辩证明了中国共产党人在历史发展的重要关头,坚定做出的两次关键性战略选择不仅完全正确而且对于中华民族的复兴伟业具有极为深远的历史影响。

  然而,历史的回望30年前中美处于不同战略判断开始的这场竞赛,中国的战略成功是否就已经意味着美国战略图谋的彻底失败呢?中美之间的战略博弈、战略竞争的大棋局是否依然分出了胜负或者说这个棋局早已在历史的进程中消失了呢?美国,真的乐见一个在世界东方快速崛起的中国?中美之间,已经成为真正的战略伙伴最终将“殊途同归”了吗?

  邓小平早在1989年就清醒明确地指出:“发达国家欺侮落后国家的政策没有变。中国自己要稳住阵脚,否则,人家就要打我们的注意。世界上希望我们好起来的人很多,想整我们的人也有的是。我们自己要警惕,放松不得。要维护我们独立自主、不信邪、不怕鬼的形象。”(邓小平):“美国,还有西方其他一些国家,对社会主义国家搞和平演变。美国现在还有一种提法:打一场无硝烟的世界大战。我们要警惕。资本主义是想最终战胜社会主义,过去拿武器,用原子弹、氢弹,遭到世界人民的反对,现在搞和平演变。”

  美国政府驻前苏联大使汤普森在1964年就露骨地指出,我们的目标是使我们的对华政策与现实的长期利益相一致。我们的目的过去总是“驯化”中国共产党。在此方面遏制战略加道义批判只取得甚少的成功。所以为何不改成遏制加颠覆?

  美国总统布什在其第二任期就职演说中更加明确提出,美国将在世界所有国家推动民主运动及建立民主制度,最终目标是在世界上根除“暴政”。因此策划“不流血的革命”,在全球推行“驯化改造”便已成为布什第二任期的重要任务。

  这是一家设在纽约的非政府组织总部,其使命是专门为非民主国家街头政治活动提供培训和资金支持。其领导人艾德尔·杨·卡拉特米奇显然对他们的战略计划成竹在胸:“绿色表示的是民主国家的地区。深蓝色地区则是非民主国家,在这里推行民主改革的难度比较大,这也是我们以后工作的重点。这一地域是哪里呢?是中国、俄罗斯、伊朗和朝鲜”。

  1997年6月,美国发表被称为《美国新世纪计划》的宣言,签名者包括后来布什政府的重量级人物:副总统切尼、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国防部副部长沃尔福威茨、国家安全会议主席艾布拉姆斯、国防政策委员会主席理查德·泊尔,甚至还包括了布什的弟弟杰布·布什。

  这个计划明确提出,二十一世界美国的对外政策基本方针,是谋求建立在全球的永久绝对优势地位,威慑企图发挥更大全球或地区性作用的潜在竞争者,先发制人打击被怀疑发展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国家。该计划认为,中国构成了美国的最大威胁,要求对华采取强硬立场和进行军事威慑。他们还特别强调重视中国的政权更迭问题,这是即意味着美国已经将中国视为秘密战争的重点目标。

  美国新保守主义代表人物罗伯特·卡根说:“9.11之前,美国战略权已经开始把矛头对准了中国·······把中国看成美国的下一个重大战略挑战者,这种观点在克林顿时期的五角大楼就形成了。”布什上台后,尖锐的指出,中国并不是美国的战略伙伴,而是一个战略对手。至此,中国是美国的挑战者这种观点得到官方确认。

  那么,快速奔跑的中国应该怎样防止脚下的风险,应该怎样辨识我们无法回避而必须积极应对的现实挑战,应该怎样趋利避害把握正确的方向和致胜的方略?这是在实现中华民族复兴伟业进程中必须做出历史性回答的一片大文章。

  画面:(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 所长 曲星)

  曲星:“中国和美国无论是合作还是斗争,都注定是这个世界的主角。那么中国和美国的发展既相互制约,又相互吸引。

  “那么对于我们这个世纪的同行者,我们应该怎么来认识它?对于美国的基本的全球战略,是一个什么样的全貌,对中国它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打算,我们应该有清醒的认识。如果认识不到这一点,那么我们很难成功地在这个世纪和这么一个世界的主要大国来同行。”

  解说词:“知己知彼”是一个古老而又永恒的战略主题,在数千年的历史风云中,反复上演着或成于此或败于此的国家命运悲喜剧。从历史的角度看,中国和美国的世纪较量也必然首先从这里开始。它甚至是分析预测两国战略意识、战略准备、战略能力和战略优势的关键视角。来自美国的调查报告显示,美国政府、军队、智库和大型跨国公司,每年研究分析预测中国各方面走向和问题的专题报告层出不穷,几乎每天都有一份有关中国的报告出台,其内容不仅涵盖了政治、经济、军事、外交和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而且大多是长期的跟踪调查,很多研究已经达到了令人吃惊的深度。而美国民众对中国实际情况的了解程度却显得十分有限,很多人对中国的认识甚至缺乏起码的概念。

  2008年,在一次专业机构组织的调查中,二百万受调查的美国成年人中,竟有22%的人认为新加坡是中国著名的城市。中国恰恰也有两种情况。2010年,中国社科院中国人看美国课题组在全国八个城市就美国和中美关系问题进行了问卷调查。有近一半的受访者表示对美国“一般了解”,有34%的受访者表示“非常了解”或“比较了解”。现实表明,我国大多数民众和广大党员干部对美国自然情况及中美近代以来历史关系的脉络基本熟悉。但相对而言,各级政府和社会研究机构对美国的深度研究却均未形成规模。长期跟踪研究美国的不仅只有少数专业职能部门,且研究内容和范围也相对有限。同时,一些所谓学者精英又利用全球化背景下国际合作的新特点,以深度了解美国的面目出现,或大肆宣扬西方价值观,或对美政治经济体系进行合理性、先进性、甚至正义性解读。在一定程度上误导公众的认知。

  2010年,国防大学专门为此组织了一次问卷调查。这次调查在问卷内容设计上突出了对美国政治本质的基本认识,及对中美战略博弈的认识等内容。调查的结果显示,大多数高中级干部对美国霸权本性有较明确的认识,但对美国的政治本质、美国对外政策的逻辑基础、美国对华战略的基本走势和策略伎俩特别是对我实施“隐形攻击”的手段及威胁,在思想认识上还存在较大差距。很多人对美国的总体了解程度,竟与民间一般的概念化认识相差无几。

  画面:(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 所长 曲星)

  曲星:“民众更多地了解美国的社会,会产生某种对美国社会的向往,这已经是一种很危险的因素了。那么政府层面,对美国缺乏精细的研究,在这么一种看不见的战线斗争的时候呢,实际上我们非常容易在下风的,一旦到了关键时候,这一点会让我们反应都来不及。”

  解说词:现实表明,对于经历了30年改革开放,在全球化浪潮中成功迈向二十一世界的中国来说,面对发生了深刻变化的时代背景和国际环境,面对社会转型、体制转轨、观念转化、成分转代的实际,再一次慎重审视“知己知彼”这一首要战略问题,已日益成为迫切需要。进一步加强对战略对手的深入了解,增强战略警觉和防范意识,不仅是我在国际政治经济外交斗争中更好把握主动和应对挑战的迫切需要,而且也是我在新形势下加强党的自身建设和政权建设,切实筑牢防渗透反颠覆国家安全基础的迫切需要。中华民族的振兴和崛起,注定要伴随著无数艰难险阻的严峻考验,注定要面临各种敌对势力的现实挑战。在这场波澜壮阔的世纪博弈中,较量可能无声,但斗争必然尖锐激烈,决定着国家民族前途命运的历史结果,将最终在这场较量中产生。


®中国军事 版面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豫ICP备1604025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