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观察评论 军事技术 各国军队 文献资料 中华文明 军事机构 关于我们
站内搜索 史海钩沉 战略战术 武器装备 军事地理 世界文明 网友视点 给我留言

中国第一颗氢弹投掷试验钩沉
日期:2019-3-5 10:11:14

  1964年10月16日,中国成功地爆炸了第一颗原子弹。1967年6月17日,中国又成功地研制了第一颗氢弹。然而要使氢弹具有实战价值,就必须能运载、能投掷。投掷氢弹的方法、工具很多,国防科委二机部(即“原子能事业部”,成立于1956年7月28日,1958年改称为“第二机械工业部”)九院氢设计所经过多次研究,建议用我国自己设计制造的“强五战斗机”执行投掷任务。

  1970年4月,上级批准用“强五战斗机”投掷氢弹的决定,并指定厂科技人员研究改装设计方案。经过几个月的研究、改装和升空试飞,证明“强五战斗机”性能良好,特别是起降和低空条件下攻击目标性能更好。投掷氢弹飞机决定后,核工业九院的同志经过两个月的调查,经上级批准,任命杨国祥同志为投掷中国第一颗实战氢弹的主飞行员。

  1970年11月30日,杨国祥到了西北核试验基地机场。从此,核试验基地保卫机关把他严格地“保护”起来,饮食、起居有人管,出出进进有人保护,不准打球、跑步,怕他碰伤,每天由医生检查身体,提前15天服用预防感冒药,不准与家人、亲友来往,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一年多。西北核试验基地机场距离罗布泊核试验场几百公里,需要飞行几十分钟,杨国祥每天驾驶飞机进行严格的试投训练,连续投掷了150枚与氢弹大小相同模型弹,最后又投掷了3枚与氢弹相同的遥测“氢弹”。经过180次试投训练,基本达到了技术要求,每次投弹弹着点距离靶标中心都在12米内。

  1971年12月30日,这是一个惊心动魄、振奋人心的日子。上级命令:中国第一颗实战氢弹在1971年12月30日13时爆炸。这天下午,戒备森严的西北核试验基地,一架崭新的携带氢弹的超音速“强五K”飞机,静静地在机场跑道线上待命起飞。各级战斗值班人员、科技人员严阵以待,执行这次核试验任务的指战员、科技工作者都投入了紧张的战斗。12月30日12时后,杨国祥提前到机场,两次详细检查携带氢弹的各种仪表装置和飞机发动机运转情况,核试验科技人员多次检查了飞机腹中事先挂好的氢弹后,核工业九院副院长陈能宽把打开氢弹保险的钥匙给他说:“请主飞行员杨国祥同志打开氢弹保险吧!”杨国祥没有接钥匙:“还是陈副院长亲自打开氢弹保险吧!”他点了一下头,蹲到飞机腹部,小心谨慎地打开了氢弹保险。

  12时20分,核试验机场指挥员宋占元师长根据核试验基地指挥部的命令,下令:“2178,起飞!”“砰,砰!”空中升起两颗绿色信号弹。杨国祥聚精会神地驾起携带氢弹的“强五K”超音速飞机滑出跑道,加大油门,增速、拉起、爬高,闪电般地向罗布泊核试验场冲去…12时45分,飞机临近投掷氢弹靶标中心,杨国祥详细检查了飞机上各种仪表装置和所挂氢弹的状况。这时,耳机里传来前方指挥员王定烈副司令员的声音:“2178,投弹一定要对准目标,不要紧张,按着程序操作。”王副司令员的话,使杨国祥更加小心,他慢慢向下压坡度,飞行高度下降到700米…500米,时速增加900公里,按操作程序打开开关,解除氢弹的4道保险。飞机距离靶标中心20公里时,杨国祥又详细校正了各种仪表的数据,不断地调整着投掷氢弹的位置,接着打开时统开关。

  当飞机距离靶标中心9公里时,核试验指挥部发出了投掷氢弹的命令。杨国祥一拉驾驶杆,机头仰起,仰角为45度时,用力按下投弹电钮,并迅速掉转机头飞回来。然而,投掷氢弹的装置没有动静,万里长空,静寂无声。杨国祥知道情况不妙了。怎么回事?意外情况的发生令杨国祥纳闷,愣了片刻,又详细检查了飞机上所有的电门开关,证明操作上没有问题,便向试验指挥部报告:“2178没有投下,请求应急投!”“同意你应急投!”“明白。”杨国祥驾驶飞机绕了一个“8”字形,重新校正了航线,采取应急办法,再次进入投弹圈。拉起、上仰45度…按下了应急开关…氢弹仍在弹舱里。杨国祥又用超应急方法进行第三次投掷,都没有成功。

  飞机油表显示,最多还能飞40多分钟,杨国祥急了。他驾驶着运载着一颗威力具有数万吨TNT炸药能量的实战氢弹的飞机在空中一边盘旋,一边反复地想。最后,杨国祥果断决定,宁愿粉身碎骨也决不跳伞。他向指挥部请示:“带氢弹着陆”。杨国祥按照上级的命令,关掉飞机上所有的电门,关掉加力,飞行高度降到3000米,时速900公里带氢弹返航。临近机场,杨国祥心想只能成功,不能失败。他准确地做着每个着陆动作,根据指挥员的口令,慢慢减速降低高度,距离地面1米时,飞机开始平飘。紧接着,飞机两主轮终于“哧”地一声落地,飞机安全着陆了,氢弹没有爆炸,他长长地吁了口气。杨国祥带弹着陆后,整个机场只有宋占元师长和一个参谋在塔台上指挥。

  投掷失败的原因很快查出了:氢弹推送装置电路短路。氢弹没有投下给人们心里投下了阴影,指挥部连续召开决策会议,讨论再次投掷氢弹的问题,但讨论了几天没有结果。1972年1月3日,指挥部又召集会议,决定再次进行氢弹投掷试验。1月7日,西北核试验基地再次进入一级战备状态。这天中午,天气骤变,雪花飞扬,戈壁风沙从西袭来。因为风大,能见度差,给空中飞行带来极大的困难。杨国祥在跨进机舱前,总指挥再三嘱咐说:“今天气候复杂,一定要谨慎,实在不行就不要勉强。”他回答说:“请首长放心,我一定按计划完成任务,不辜负党和人民的期望。”

  12时30分,杨国祥奉命起飞,驾驶着携带氢弹的飞机滑出跑道腾空而起,穿过一道道白云,直冲罗布泊核试验场。距离靶标中心还有9.5公里时,迅速完成一系列的驾驶动作,转弯、增速、打开时统开关,拉起机头上仰45度,飞快地按下投掷氢弹电钮,顿时,飞机剧烈地震动。“啊!我明白了,实战氢弹已经投下!”杨国祥急忙戴好防毒面罩,关闭座舱防护罩,加速向安全区飞去。实战氢弹在地面爆炸后,强大的光辐射,巨大的冲击波,震耳欲聋的“轰隆”声,震撼着罗布泊,天地之间迅速升起壮观的蘑菇云,越升越高…中国第一颗实战氢弹成功爆炸了。杨国祥平安返回,任务顺利完成。消息传出,震惊世界。

  47年前的今天,实战氢弹的成功投掷让中国成为令整个世界都为之侧目的国家,更筑牢了国防安全的基石,令鬼神辟易,宵小震颤。当年战斗在戈壁大漠的前辈们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创造出了奇迹,虽然今天他们大多都已去世,但他们的功勋永远铭刻在共和国的史册上!今天,作为世界上唯一一个拥有氢弹战备值班的国家,中国的核盾牌,必将长久佑护国家崛起、民族复兴!


®中国军事 版面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豫ICP备1604025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