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观察评论 军事技术 各国军队 文献资料 中华文明 军事机构 关于我们
站内搜索 史海钩沉 战略战术 武器装备 军事地理 世界文明 网友视点 给我留言

美国阳谋:另一只更大的黑天鹅已起飞
日期:2020-4-21 17:53:0

  原创 亚当斯密经济学 2020-04-20 09:43:50

  · 全文共 3784 字,阅读时长约 9 分钟

  · 本文来源:亚当斯密经济学(刘胜军微财经出品)

  对华“阴谋论”盛行的华盛顿,这次索性阳谋了。

  作 者 | 刘胜军

  01、防人之心不可无

  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阴谋,而是阳谋。

  美国总统特朗普4月18日在白宫例行记者会上话中有话地说:

  如果是个错误,那就是一个错误。但如果中国负有故意的责任(knowingly responsible),我是说那肯定就应该产生后果。现在的问题是,新冠病毒发生的事情究竟是一个后来失控的错误,或是故意而为?两者之间存在巨大的差别。

  “不约而同”。法国总统马克龙也说,“中国在处理疫情中显然发生了一些我们并不知道的事情。外界称赞中国处理疫情手法有进步的说法天真”;英国外交大臣拉布也放言,“疫情过后,毫无疑问中英关系不能像以往一样,必须处理一些棘手的问题,例如疫情是如何爆发的以及为何没有更早地阻止”。至此,联合国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美国队友全部出场了

  疫情危机尚未解除,以美国为首的一些国家已经在策划一场阳谋。之所以说是阳谋,是因为明眼人一看便知其真实意图。啥意图?

  • 掩盖这些国家政府应对疫情不力的真相,找替罪羊。全球已确诊231万人,其中美国73万人、法国15万人、英国11万人。

  • 决不放过任何一个遏制中国发展的理由和借口。

  美国一个标志性动作是“断供 WHO ”并对 WHO 进行调查。须知,这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4 月 10 日,中石化前董事长傅成玉(美国南加州大学硕士)说:

  • 要充分准备应对可能还会飞出来的一只只黑天鹅,可能还有专门针对中国的黑天鹅。我们已经嗅到了一些气味,一些针对我国的新的图谋正在酝酿和形成过程中。疫情后我们生存的外部环境将会更加严峻。做最坏的准备,做最大的努力争取更好的结果。

  笔者在《文明的冲突,究竟离我们有多远?》、《世纪瘟疫、经济危机与范式革命》、《面对无底线的特朗普,我们不能只有善良》等系列文章指出:

  • 比疫情更可怕的是: 疫情会不会加剧历史的转向,甚至引发文明的冲突?

  中国前驻芬兰、菲律宾、捷克大使马克卿表示:

  • 此次应对疫情中,“竞争”的一面比较突出。这与我们面临的百年未有大变局——中国力量相对上升,而西方相对衰落的大背景有关,特别是中美关系发生了复杂的变化。

  相比之下,黄奇帆似乎有些过于乐观了,缺乏大历史的视野。黄奇帆说:

  • 人类全球化的方向不会变,资源优化配置有利于各国发展的内涵不会变。因为疫情的隔离阻断、因为冷战或贸易战的对立,妄言全球化结束是短视的,全球化本身是螺旋式发展的,是在遇到问题、解决问题中前进的。

  • 中国市场目前疫情控制的最好,也是投资风险最小的地方,所以全球流动性涌向中国市场也是未来一段时间的大概率事件。

  02、山雨欲来风满楼

  美国的态度已经相当明朗:

  • 特朗普:世卫组织被中国控制且故意掩盖疫情,美国因此暂停向其缴纳会费。

  • 在发布会上,有人提问蓬佩奥“中国是否隐瞒相关数据”以及美国将如何应对。蓬佩奥回答:“现在不是报复(retribution)的时候,现在仍需要公开和透明。”

  • 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特朗普在新冠病毒疫情大流行事件中没有向中国追责而让美国人付出了代价。

  • 美国国会共和党联邦众议员 Chris Smith 与 Ron Wright,于 4 月 17 日推出法案,允许美国公民和地方政府起诉中国政府,要求中国政府为美国人民所经历的伤害承担责任。美国共和党联邦参议员 Josh Hawley 也在参议院推出类似法案。

  • 就连以专业而受尊敬的美国卫生高官福奇也表示:中国误导了美国与全世界,新冠病毒只在动物与人之间传播。在疫情大流行结束之后,将调查错误信息的来源。

  • 3 月 13 日,佛罗里达州“伯曼律师团队”向当地法院发起针对中国的集体诉讼,要求中国赔偿数十亿美元。

  • 3 月 16 日,美国福克斯新闻台节目中共和党籍众议员吉姆·班克斯说:“我们需要从迫使中国支付新冠病毒给美国造成的负担和成本开始,我认为我们有很多方法可以做到这点,比如,总统应该迫使中国减免一大部分美国债务。”目前美国债务共计 23 万亿美元,其中,中国所持美债多达 1.1 万亿美元。

  可见,美国甩锅,不仅是特朗普一个人的念头,尤其是拜登(代表反特朗普势力)和福奇(代表专业)的表态令人失望。

  美国打头阵,其他国家跟进:

  • 英国智库“亨利·杰克逊协会”呼吁英国应向中国损失索赔 3510 亿英镑,并表示如果不赔偿的话就没收海外资产。

  • 巴西议员爱德华多·博索纳罗——巴西总统博索纳罗的儿子——称之为“中国的过错”。

  • 印度律师协会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提出申诉,要求中国赔偿国际社会因疫情造成的损失,总价值大概在 20 万亿美元。

  可以说,一场暴风雨正在酝酿。

  03、公道自在人心

  当然,不是所有人都无耻地甩锅给中国:

  • 英国《自然》周刊网站 4 月 7 日发表题为《马上停止借新冠病毒搞污名化》的社论:世卫组织不仅命名了这种疾病(covid-19),还含蓄地提醒了那些在新闻报道中错误地把这种病毒与武汉和中国联系在一起的机构——包括《自然》周刊。我们当时这么做是我们的错,我们为此承担责任并道歉。

  • 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西方一些国家和地区流传地所谓“因新型病情危机而向中国索赔”的说法令人毛骨悚然,这是不可接受的。

  • 德国联邦政府就自民党联邦议院党团的一份相关询问做出的答复:德国联邦政府所掌握的信息,并未显示中国故意隐瞒数据。

  • 《纽约时报》:世界卫生组织一再赞扬中国,其行动和言论都带着政治性的谨慎,因为作为联合国的分支机构,世卫组织自身的资源很少,没有国际合作就无法展开工作。但仔细回顾可以发现,世卫组织的行动比许多国家的政府更有远见和速度,也比自身在以往流行病中的表现要好。尽管也有错误,但几乎没有证据表明,世卫组织应该为欧洲和美国相继发生的灾难负责。事实上,特朗普政府在应对上的重大缺陷,正是因为没有听从世卫组织的建议。

  • 渥太华大学(University of Ottawa)的公共卫生和法学教授阿米尔·阿塔兰(Amir Attaran):谭德塞和世卫组织所做的决定是保持缄默,对中国做说服工作,这个决定是部分成功的。这根本不能支持特朗普的指控。总统在用欺骗的方式寻找替罪羊。

  04、别让特朗普逃脱责任

  尽管民主党也试图甩锅中国,但对特朗普的“金蝉脱壳”之计,美国社会各界看得分明。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言辞犀利炮轰特朗普“七宗罪”:

  • 罪行一:“事实是,特朗普拆除了交付给他的基础设施,这些设施原本是为抗击疫情做准备的,疫情已经导致出现不必要的死亡和经济灾难。”

  • 罪行二:“事实是,今年 1 月,特朗普被警告要警惕这种流行病,但他无视警告,采取了不充分的行动,造成了不必要的死亡和灾难。”

  • 罪行三:“事实是,特朗普告诉他最忠实的追随者,这场流行病是一场骗局,它将神奇地消失,这才危及了生命,并为经济灾难铺平了道路。”

  • 罪行四:“事实是,尽管特朗普一再声称我们在 3 月份进行了适当的检测,但我们(其实)并未这样做;即使是现在,我们也没有足够的检测、口罩、个人防护装备和必要设备,这造成了不必要的死亡和痛苦。”

  • 罪行五:“事实是,由于对这场健康危机的无能反应,特朗普的强大经济现在成了一场灾难,造成无数美国人痛苦,危及人们生命。”

  • 罪行六:“事实是,一个软弱的人,一个差劲的领导者,根本不负责任。弱者才责怪他人。”

  • 罪行七:“事实是,从这一刻起,美国人必须无视谎言,开始听从科学家和其他受人尊敬的专业人士意见,保护我们自己和我们所爱之人。”

  • 如若不从事实出发,更多人将失去生命、更多苦难将来临。我们必须承认事实,我们必须讲出事实,我们必须坚持事实,我们必须而且一定要依据事实行动。

  05、必须果断切割

  笔者认为,流行性疾病是人类历史上常有多问题,既是在最近几年也出现了美国大流感、非洲埃博拉等严重流行病,但从未有任何国家提出国际赔偿责任问题。原因在于:

  • 发生流行病的国家本身就是最大的受害者,没有人会为了伤害别人而先害自己,这在逻辑上是讲不通的。

  • 每次疫情都会有新的变化,因此当一种新的病毒出现时,人类的认知和应对必然存在一个渐进过程。事后诸葛亮式的指责是不厚道的。

  • 在应对疫情时出现一些失误也是常见的甚至不可避免的。此次疫情中,欧美国家与日韩新加坡等亚洲国家相比,应对失误一连串:有些是麻痹大意,有些是文化差异,有些是能力和手段不足,有些是掩耳盗铃……任何有良知和理性的人都会同意:“武汉封城”本身就是对全世界无比充分的、震耳欲聋的、亮瞎眼的警告,而且如果欧美国家从武汉封城的 1 月 23 日起就严阵以待、果断决策,完完全全可以防止疫情的失控。换言之,欧美国家的疫情失控,主要是因为自身应对不力,而不能怪罪于中国或 WHO。无怪乎,在西方社会备受尊敬的《纽约时报》一针见血:中国为西方赢得时间,西方却浪费了它。

  对于西方国家故意拿武汉前期应对出现的失误大做文章、上纲上线,笔者在《面对无底线的特朗普,中国不能只有善良》一文指出:

  • 中国应公开处理一些个别官员的失职,实现国家行为与个人行为的有效切割——武汉前期的一些延误只是个别官员的问题,而非国家行为。欧美国家同样不可避免存在个别官员的失误,但不能与国家行为划等号。例如,英国首席科学顾问帕特里克·瓦朗斯爵士(Patrick Vallance )提出的“群体免疫法”震撼了全人类。至于特朗普的失误,就更是多到令人瞠目结舌、人神共愤了。

  经济学家华生也撰文呼吁:

  • 有人说,中国也许确实对疫情的扩散并无法律责任,但由于国际上现在有噪音,一些人拿这件事做文章的时候,我们如果在国内查因追责,会给外人提供证据,授人以柄,从而会损害我们的国家利益。不能不说,这个话恰好是说反了。

  • 有人说,我们并非没有追责,没有处理,不是已经将湖北和武汉主要负责人进行了免职处理了吗?应当指出,当时中央针对湖北和武汉在前期疫情防控中出现的严重问题,调整和充实湖北与武汉领导班子,只是在抗疫形势极为严峻的情况下采取的应急止血措施。但由于当时情况紧急,这个调整措施本身并不包括党对干部的处分处理,更不涉及对违反国家法规的相关人员的司法追责。2 月 13 日新华社发的消息中,并没有提到免职,而只是说中央对湖北省委、武汉市委主要负责同志职务进行了调整,相关同志不再担任书记等职务。这显然不是问责或任何形式的党的纪律处分。因此,对疫情防控中的问题进行查因追责,不是已经结束,而是正待开始。

  • 现在,国外也有分析,湖北与武汉的主事人与负责人在抗疫前期的违法违规行为都已坐实,如果得不到处理,那就只能说明此事北京方面从一开始就知情参与。这种舆论的发酵扩散,势必严重损害我国的国家利益和国际形象。

  - END -


®中国军事 版面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豫ICP备1604025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