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观察评论 军事技术 各国军队 文献资料 中华文明 军事机构 关于我们
站内搜索 史海钩沉 战略战术 武器装备 军事地理 世界文明 网友视点 给我留言

中美俄三国杀,轮番上演世界大戏
日期:2020-5-18 15:33:35

  原创 小炒说 2020-04-30 19:35:01

  论综合国力,世界上只有3个大国:中美俄。坊间还有戏言:中美俄联手,能否打得过其他所有国家?

  中美决裂后,最近有个爆炸新闻,4月25日美俄发表联合声明,罕见交好。美俄此举基本宣告了世界格局正式转变!

  在看待新的中美俄关系时,我依然秉承一个观点:不能割裂地单独分析当前局势,而要将时间线拉长,在历史长河中去梳理。

  我们从二战后开始说起。

  1、美苏阻扰中国统一

  抗日战争结束后,不仅国共在考虑中国的未来,美苏也很关心。但美苏的目标是一致的:像印巴分治和拆解德国一样,希望中国是分裂的。

  一个统一而强大的中国,是美苏非常不愿意看到的。肢解中国是美苏的共识。

  马歇尔在1946年明确警告蒋介石,美国不准备支援一场中国的内战。史汀生宣称“这件事,打死我也坚决不干”。

  苏联的目标是保住在东北的特殊利益和特权。他们采用各种方法阻扰国民党进驻东北,并不断建议中共与国民党合作协商,不要打内战。

  最终,讨论的结果是:以长城为界,北边属于共产党,南边属于国民党。

  但是,美苏低估了中国人对统一的执着。对于一个有着两千年统一传统的国家而言,分裂从来不再考虑之列。

  蒋介石决议收复东北。苏联一边给东北支援武器,一边与美国和蒋介石谈判。但蒋介石根本不理会美苏,坚持认为要武力统一全国。

  中共保住了东北。

  基于肢解中国的共同目标,苏联要求到此为止,不要把事情搞大了,但中共不同意,坚决挺进华北。美国限制国民党“剿共”,但蒋介石拒绝美国“调停”,执意进攻华北。

  国共代表的阶级不同且势不两立,但在国家统一上,两人是一致的,而且都没把美苏的压力当回事。

  中共打到长江后,美苏强烈要求中共接受调停,停止进攻,以长江为界,形成南北分治。

  据毛主席和周总理后来的回忆,在发动渡江战役之前,苏联阻止中共发动渡江战役,曾经劝说,若发动渡江战役,美国出兵,中国会恢复到南北朝。

  美国派遣英国军舰“紫石英号”闯入长江,耀武扬威,表明自己的态度。

  中共只求统一。毛泽东以“将革命进行到底”强势回应苏联的“调停”,然后对英美发下狠话:“黄浦江是中国内河,任何外国军舰不许进入,有敢进入并自由行动者,均得攻击之;有向我发炮者,必须还击,直至击沉击伤或驱逐出境为止。”

  于是,下令炮轰长江的英国军舰,表达自己的统一决心。从此直到今天,再没有外国军舰敢进入中国的内河。

  中美俄三国杀,轮番上演世界大戏

  炮轰“紫石英号”是一个标志性事件

  最后的结果大家都知道了,1949年4月23日,中国人民解放军跨过长江,美苏分裂中国的愿望从此彻底失败了。

  回顾这段惊心动魄的历史,李宗仁在回忆录里写道:“如果这种事情(南北分治)真的发生了,在我们敬爱祖国的未来历史上,我会成为什么样的罪人呢?感谢中共没有使我成为分裂中国的罪人!”

  即使中国统一了南北,苏联仍不忘分裂中国。1949年末,斯大林模仿外蒙古,策划XJ独立,然后将它作为自治共和国划入苏联境内。但司令员陶峙岳一口回绝,拒绝合作,XJ逃脱了外蒙古的命运。

  中美俄三国杀,轮番上演世界大戏

  民族英雄陶峙岳,享年96岁的大功臣

  2、中苏合作的苦涩

  新中国建立后,出于意识形态的考虑,中国自然会与苏联走到一起。

  但苏联并不相信中国。

  一方面中国的体量太大了,自己不一定镇得住。说白了,中国那样的大个子,哪怕就是跪在地上,谁又能真的把他当个奴才?不怕背刺么?

  另一方面苏联自己也心虚,毕竟自己曾多次阻扰中国的统一进程。中国革命的胜利是中国人自己努力争取的,苏联担心中国成为下一个“南斯拉夫”。

  1949年12月,毛泽东前往莫斯科商讨签订《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但随后进行的协议谈判是一场持久和艰苦的拼搏。

  中国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才获得了同盟地位和区区3亿美元的贷款。以至于赫鲁晓夫都认为斯大林的做法不明智,就像个“新沙皇”。

  直到朝鲜战争爆发,中苏友谊才有了信任的基础。毛泽东在1962年的八届十中全会讲道:“斯大林什么时候才开始相信我们呢?那是在1950年冬天,我们国家参加了抗美援朝,斯大林才相信我们不是南斯拉夫,不是铁托。”

  中美俄三国杀,轮番上演世界大戏

  但是,中国从没甘心做苏联的小弟。

  中国革命者虽然追随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但心底是怀着民族主义的共产党人。他们以自己的独特方式进行奋斗取得成功,并不是依靠外援支持,始终奉行独立自主。他们深知中国在过去100年经历的苦难,迫切希望恢复中国自鸦片战争以来一直被剥夺的大国地位。

  所以,建国初期,虽然有美国这个共同敌人,中苏关系表面平静,实则十分晦涩。

  苏联总想干涉中国的内政,把自己的那一套复制到中国,以便控制。但中共始终坚持独立自主,拒绝苏联的教条主义,不承认斯大林“为中国制定路线和策略的权威”。毛主席称,中国的经验将为亚洲提供一个革命模式。实际上暗示苏联模式是一种欧洲革命模式,中国模式与苏联模式可以平起平坐。

  毛主席甚至希望把中国带到一个比苏联更高的意识形态层面上,在迈向共产主义的竞赛中超过苏联。

  中国政府还采取强硬的姿态,捍卫自己的大国尊严。当苏联要求中国批准它的军舰在中国加油、维修时,毛主席愤怒地拒绝:“我们再也不会让任何人为他自己的目的使用我们的领土了。”

  苏联也害怕中国强大起来。

  1955年还在官方场合跟德国总理详谈“黄祸论”。

  答应归还给中国的东北铁路、旅顺港等在华特殊利益,一拖再拖。

  在中国核心的领土利益面前,苏联一直置身事外。金门-马祖危机,苏联没有提供任何支援;中印边界冲突,苏联连口头的舆论支持都没有;中国表示要收复台湾,苏联从来都十分冷态,搪塞和糊弄过去;中国要与苏联讨论外蒙古问题,得不到任何回应。

  根据1957年协定,苏联慷慨帮助中国研制原子弹。但是,1958年赠送一个重水反应堆后,赫鲁晓夫就后悔了,原子弹样品再也没有送来,1959年就撤走专家和技术。后来还扬言要摧毁中国的原子弹基地。

  1964年,赫鲁晓夫下台的第二天,中国原子弹爆炸成功。这是中国科学家独立取得的功绩。

  中美俄三国杀,轮番上演世界大戏

  从中苏这段历史可以看到,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大国,没有哪个国家不会防备,即使主动靠拢,人家也是惧你三分。我们除了独立自主,根本就没有第二条路可选。

  中国对丧失领土的怨恨有着深刻的历史渊源,这是60年代中苏交恶的直接原因。早在1936年,毛泽东就对美国记者斯诺说:“中国直接的任务就是取回我们所有的失地。”

  1963年,中国政府列出一份失地清单,包括远东和中亚地区的至少50万平方公里领土。要求苏联承认这是不平等条约导致的不合法产物,苏联矢口否认。

  1964年,毛主席对来访的日本代表团说:“100年前,贝加尔湖地区就成为俄国领土,从那时以后,远东才变成了苏联领土。这笔账我们还没清算呢。”

  中苏边境谈判破裂后,中苏在边境兵戎相见。

  中苏交恶,中国强硬回击。不仅相继研制出“两弹一星”,而且毫不怯战,在边境陈兵百万。

  看到这里,不得不说,老一辈革命家确实硬气!为了国家利益,“敢把皇帝拉下马”,何等解气!与清朝和民国形成鲜明的对比。

  苏联则多次找到美国,商讨联合打击中国。由于中国已具备核打击能力,美国担心引火烧身,这对自己没什么好处,而且自己深陷越战泥潭,明确拒绝。

  中苏闹崩,中国的强硬态度使得那种认为中国是苏联应声虫的观点不攻自破。意识到中国的独立自主和不俗力量后,美国开始重新审视中国的地位问题。

  3、五极世界,中美俄的均势外交

  中苏交恶,直接改变了世界格局。

  1973年,中国将导弹的射程提高到3500英里,能够直接打到莫斯科,苏联主动提出签订互不侵犯条约,中国拒绝。

  中苏已经实质成为对方的敌人后,两国都非常担心两线作战的问题。

  苏联努力寻求与西欧达成谅解,并与美国进行限制战略武器的谈判,这就是70年代两极格局缓和的原因所在。

  中国牵线美国来进行战略缓冲,打破自己的孤立状态。这才有了70年代初的兵乓外交、基辛格访华、尼克松访华、中国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

  中美俄三国杀,轮番上演世界大戏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美苏关系有所缓和,美国一直与日本和西欧保持着和谐的关系,只要能打开中国的大门,美国就可以开创一个外交新时代,扮演新世界领导者的角色,比现在的资本主义领头羊更进一步。而且,美国还可以利用中国遏制苏联。

  于是,尼克松与基辛格顺势提出五极世界的外交理念,认为世界上有5个力量中心:中国、美国、苏联、日本和西欧。必须把中国纳入国际社会体系,才能维持世界的均势和平。

  这实际上就是19世纪奥地利政治家梅特涅的均衡外交。

  但是,中美虽然开始了高层接触,但正式建交是在1979年。为什么要等这么久呢?主要原因是当时美国的第一要务是对苏关系。70年代美苏关系走向缓和,美国担心跟中国的关系正常化,会对苏联造成极大的挑衅行为。

  直到70年代末,苏联入侵阿富汗,支持越南入侵柬埔寨,不仅直接威胁美国在中东和东南亚的整体利益,给了美国很大的危机感,而且由于直接在中国周边动武,让中国更加忧心忡忡。

  中美俄三国杀,轮番上演世界大戏

  出于联合抵制苏联这个共同的敌人,中美关系迅速升温,1978年卡特总统宣布建交。1979年DXP访美和对越自卫反击战后,中美关系正式正常化。

  1978年中国以改革开放迎来发展的新时代,1980年中国掌握了6000英里射程的洲际导弹和第二次核打击能力,正式踏入大国地位。中国一连套的腾挪,犹如武林高手沉稳出招,美苏挤压下的艰难生存空间,就这样一点点舒展开来了。

  整个80年代,中美关系处于蜜月期,中国从西方大规模引进技术设备,埋头搞发展,GDP增长4倍,而70年代仅增加2倍。中国也不是没有代价,最大的代价就是文化领域的放松,这就是80年代喇叭裤等西方文化流行的原因。

  当中国在大力发展时,苏联的经济陷入困境。苏联也在努力振兴经济,将改善中苏关系当做头等大事,多次要求与中国领导人会晤,但遭到拒绝。随着苏联从阿富汗撤军、越南从柬埔寨撤军,两国关系才开始升温。

  随着苏联走向衰弱,特别是戈尔巴乔夫喝下了西方的“迷魂汤”以后,开始进入西方的套路,美苏关系迎来前所未有的改善。

  随着80年代苏联的衰退和中国的快速发展,中美俄的三方关系都在明显变好,一个新型的、更加均衡和稳定的三角力量正在形成,这使世界得以从动荡不安的美苏两级格局中逐渐解脱出来。

  4、一超多强,中美俄三角恋

  苏联解体后,中美俄上演了一部高帅富、灰姑娘、败家女的三角恋。

  苏联解体,中美是最大受益者。但没有了苏联这个共同敌人,中国对于西方的利用价值开始变小,美国要准备“过河拆桥”。整个90年代,我们都很艰难。

  苏联“和平演变”成功后,美国的自信心爆棚,加紧对中国进行分化和西化,并利用人权问题、最惠国待遇和台湾西藏问题对中国进行牵制和遏制。美国国内的反华情绪高昂,那时候接连发生“银河号”事件、阻止中国申奥、台海危机、轰炸大使馆,挑战中国的底线。

  当时的中国已经确立“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基本国策,要在20世纪末实现GDP翻番和达到小康生活水平的宏伟目标。在大局面前,中国很务实地放弃公开对抗、激化矛盾的方式,用对话和协商的方式解决,以韬光养晦构建发展经济的和平外部环境。

  中国的策略在1996年奏效,美国将对华政策从“对抗”转变为“建设性磋商”,1997和1998年两国领导人实现互访,中美关系终于正常化。

  为什么美国要改变策略?美国想通过经济发展这种温和以及微妙的方式,使中国逐步演变:开放的程度越来越大,对西方越来越接受。在保持美国的军事和科技的优势基础上,一方面维持美国对中国的控制力,一方面促使内部发生变革。

  本质上这是冷战时期对苏政策的延续:边发展,边遏制,边演变。通过不流血、代价最低的“和平演变”,既让美国公司赚到中国市场的钱,也让中国自愿归附。

  中国政府则通过一系列的闪转腾挪和艰难博弈,使得中国经济迎来小爆发。中国扩大开放、吸引外资,在2000年GDP突破10万亿元,10年增加5倍!外储超过1600亿美元,全球第二。

  中美俄三国杀,轮番上演世界大戏

  苏联崩盘,苏联原来的国有资产被少数权贵大肆侵吞,短短两三年里,总价值超过2000亿美金的国有资产被他们瓜分。为了使自己聚敛的不义之财合法化,叶利钦代表的寡头们奉行投降主义,几乎是不要脸地、谄媚地照搬西方的民主自由,将苏联时代的无上荣光丢得一干二净。

  俄罗斯单方面摧毁自己的许多弹道导弹,主动切断对古巴和阿富汗的援助,实施激进的私有化,引进议会民主体制,与西方领导人保持良好的私交关系,比如德国总理科尔、美国总统克林顿,叶利钦在公开场合称呼他们为“我的朋友XX”。

  一边是寡头们赚得盆满钵满,一边是“休克疗法”带来国力的迅速衰退。俄罗斯疯狂地啃食苏联的尸体,败家本色暴露无疑。

  中美俄三国杀,轮番上演世界大戏

  败家女近乎倒贴地追求高帅富,但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爱情。

  美国不仅没有给予俄罗斯期待中的财政援助,反而还进行北约东扩和轰炸塞尔维亚,在格鲁吉亚、乌克兰和中亚搞“颜色革命”,将俄罗斯狠狠羞辱了一番。

  这里面的根本问题,就是“冷战在莫斯科结束了,但华盛顿还没有结束”,直到2000年,布什总统的顾问赖斯仍然宣称“俄罗斯是对西方的一种威胁”,美国要做的是“对俄罗斯1991年后虚弱的一种毫不留情、赢者通吃的利用”。

  败家女的爱情幻想,被高帅富无情地玩弄了。她想着天长地久,但人家只惦记着她的家产,一场逢场作戏的欺骗而已。

  “你当出了这门儿,把脸一抹洒,你还真成了良人儿啦?你当这世上的狼啊虎啊,就都不认得你啦?我告诉你,那窑姐永远是窑姐,你记住我这话,这就是你的命。”

  ——《霸王别姬》

  自此,俄罗斯成为事实被孤立的一方,成为中美俄的弱势者,中国则开启强势逆袭。

  俄罗斯和中国都将美国看成“唯一可以搭乘的驶向现代化的巨轮”,积极与美国改善关系,美国同时也想打压二者,但结果截然不同。这里面的关键原因在于:

  一个没有信仰的民族,一群眼中只有私利没有国家利益的统治阶级,会将国家带向何等深渊!

  5、中俄交好

  进入21世纪,普京放弃对西方的幻想,知耻而后勇,将国内的七大寡头消灭殆尽,俄罗斯经济迎来强势复苏,头10年GDP平均每年增长6%左右。

  中国加入WTO,更加势不可挡,GDP接连超过英法德,2011年超过日本,坐稳全球老二地位。之后不断缩小与美国的差距,同时拉大与老三的差距。

  经济实力和自主独立性不断增长的中俄,使得中美俄的关系与90年代大不一样。

  中美俄三国杀,轮番上演世界大戏

  这个时候,美国继续打压俄罗斯的生存空间,但开始提防中国。中国的快速发展,使得中国威胁论甚嚣尘上,美国担心中国会威胁自身的霸权地位,有意遏制中国。

  中美关系磕磕绊绊,摩擦不断。

  这个时候,我们就要明白一个问题:美国为什么能容忍中国的发展?

  当然不是圣母心地希望天下大同、中国人奔向幸福天堂。美国有两个根本目的:政治方面和经济方面。

  政治方面就是前面讲过的“和平演变”;经济方面就是剪羊毛,就像日本一样,这就是美国要求中国不断扩大开放和资本自由的原因所在。这点已经在《美国剪羊毛与中美决裂》详细讲过,不再赘述。

  美国所有的对华政策,都是围绕这两个目的来展开,它要把中国变成一个跟它相似的、便于它控制和利用的另一个“日韩”。

  但是,中国太大了,无法进行有效抑制,又无法疏远他。李光耀在1994年就说过:“中国在世界上地位更替的作用如此之大,仅仅将它看成加进来一个大国是不行的,这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一个。”

  中国不仅过于庞大,而且有着3700年文明史,是人类史上最精雕细刻、最完善的农业文明。这种深刻的历史渊源,使得它与苏联、日韩、拉美有着很大的不同,中国有自己根深蒂固的价值体系,它不仅难以完全认可西方理念,而且还能挑战西方理念。

  无论是经济上,还是文化上,美国为首的西方难以消化中国。在200年西方主导的历史中,他们从来没有碰到这样的一个庞然大物,李光耀曾提醒美国人“不分场合地将自己的制度强加给别人(中国),这样做根本不起作用”。

  一穷二白,尚不甘心做苏联的小弟;发展起来的中国,更不可能甘愿唯美国马首是瞻。而且,它有能力有意愿去打造一套由自己主导的有别于西方的体系。

  这就是中美冲突的根源。这种冲突是刻在骨子的,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的。

  而俄罗斯呢?这个落魄贵族,在普京的带领下,决心恢复自己的大国地位。俄罗斯要回到世界政治的谈判桌上,而不是局外者和旁观者。“北极熊的咆哮”时刻挑动着美国的神经,美国对冷战的担忧始终存在,这就是美俄冲突和不信任的根源。

  俄罗斯一改90年的投降主义,实行有限的扩张政策:利用有限的资源,集中在一些关键领域。它对北约东扩、欧盟东扩不大上心,对独联体不冷不热,但竭尽所能镇压车臣叛乱,维护领土完整;干预中东,帮助伊朗建核电站,扶持叙利亚阿萨德政权;吞并战略要地克里米亚。

  但它尽量不去硬碰硬美国,因为俄罗斯认为双方在安全和经济合作领域的关系更为重要。2012年,经过18年艰苦谈判,俄罗斯终于加入WTO,融入全球经济体系。

  因此,中俄两国对美国的基本态度相同:领导层中许多人憎恶美国,但他们也认定适应美国的做法是较好的现实做法。美国对中俄的基本态度也类似:时刻提防,避免冲击自己的霸权地位。

  美国的控制欲与中俄的不甘先天矛盾,这就使得,中俄都有意降低美国在这个世界的单边力量,俄罗斯还需要积极发展与中国的经济关系,尤其是中国作为俄罗斯的军火和能源的一个大市场。中俄开始走进,其标志就是上合组织的建立和扩展。

  这实际上是50年代中苏联手共同抵制美国的重演。

  6、中美决裂

  2017年是世界格局重塑的开端之年。

  美国迎来一位非主流的总统——“懂王”特朗普,实行“美国优先”战略。

  中国以果断的外汇管制破了美国的剪羊毛,一方面美国几十年的经营“竹篮打水一场空”,对中国十分不满;另一方面中国以政府管制脱离美国主导的资本主义经济,决意自立门户,自己玩自己的,通过一带一路、亚投行等打造一套不受美国控制的国际体系。

  这点我在《美国剪羊毛与中美决裂》也详细讲过,不再赘述。

  在政治领域,中国政府有强大的制度自信,并决心夺回舆论阵地,打掉国内的不良公知,在官媒和国际媒体频繁表态,丝毫不顾及美国的“面子”。

  中国的强硬挑战了美国的根本利益,意味着美国几十年的对华政策宣告失败。这实际上是60年代中苏决裂的重演。

  中美决裂,美国将中国视为最主要的对手,遏制中国、维护霸权成为美国的战略主题,这也改变了以前的中美俄三方关系。

  2017年,特朗普刚上任,就主动跟俄罗斯改善关系,但建制派依然受冷战思维影响,认为俄罗斯是美国的天敌,以“通俄门”否决总统的外交政策,美国国会还高票通过了最新的对俄制裁法案。

  但特朗普依然利用领导人权威推动美俄交流,从三次首脑电话会谈、国务卿互访,再到2017年7月G20峰会的“超时特普会”,“绯闻”闹得全球皆知。

  特朗普为什么要顶着国内舆论的压力与俄罗斯走进?毕竟俄罗斯经济也不行,GDP跟广东省差不多,没什么油水。俄罗斯对特朗普的最大价值便是,对付中国。

  即使俄罗斯不愿意与美国一起对付中国,但一个安分的莫斯科能让特朗普有更多的精力应对中国,不至于两线作战而分心。这与70年代苏联为对抗中国主动缓和美苏关系是异曲同工。

  那么,普京是怎么想的呢?当然是愿意接受特朗普的善意了。

  首先要说明一点,俄罗斯早就抛弃了苏联的政治遗产。普京直接称“斯大林是独裁者”,俄罗斯官媒认为“那是一段历史倒退的岁月”,俄罗斯的很多人认为列宁是最大的恐怖分子,如果不是他,俄罗斯人早就开上了小汽车。

  俄罗斯在骨子里一直有融入欧洲的这样一个梦想。普京在公开场合多次宣称:“俄罗斯是一个欧洲国家,因为它具有欧洲文明,这毫无疑问。”尽快同西方改善关系,是俄罗斯最感兴趣的目标。俄罗斯与西方关系的紧张,并不是自己主动要求的,而是西方不愿意接纳它。

  而且,俄罗斯希望尽快能够得到美国对于克里米亚独立的承认。这涉及到俄罗斯的核心利益。

  随着中美对决的全面化和白热化,中美竞争已经成为零和博弈,缓和美俄关系成为一项战略选择。德国媒体称,美俄接近计划的制定者、为特普牵线的“红娘”,正式五极世界的理论提出者、中国人的“好朋友”——基辛格。

  美俄最近正在进行的所谓的庆祝易北河会师的这样一系列的活动,很有可能会成为美俄官方关系走进的一个开始标志。

  即使这个事件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它也值得我们警惕:中国丧失了一个大盟友。不担心俄罗斯直接与中国作对,但关键时刻能帮上中国一把,是指望不上了。

  70年代中苏恶斗,美国两边讨好,成为最大受益者;如今中美对决,俄罗斯“骑墙”,也会坐收渔翁之利。

  小结

  70-80年代中美联手,拖垮苏联,对苏联而言,抛弃中国这个传统盟友,是它犯的一个致命战略错误。

  2020年美俄交好,美国一心想对付中国,那么,中国就不能犯苏联的错误,将俄罗斯推向美国那一边。我们依然要与俄罗斯维持友好关系,让它愉快地享受战略红利。

  剩下的,就是中美的硬碰硬。


®中国军事 版面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豫ICP备1604025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