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观察评论 军事技术 各国军队 文献资料 中华文明 军事机构 关于我们
站内搜索 史海钩沉 战略战术 武器装备 军事地理 世界文明 网友视点 给我留言

毛主席从不拖延,湘境大战沉默36小时未回电,林彪隐隐有些不安
日期:2020-7-17 17:48:48

毛主席湘境大战沉默36小时未回电,林彪隐隐有些不安

  原创 走进航空史 2020-07-10 08:08:00

  白崇禧下达撤退令时,远在武汉的林彪也没睡。四野5日12时给中央军委的电报,一直没有收到回复,这让林彪隐隐有些不安。

  他深知毛泽东在处理军机大事上,向来时间观念极强,从不马虎拖延,且才思敏捷,倚马可就,有时接到报告两三个小时内就给回音。毛泽东也有与前线将领看法相左,一时又拿不出成熟的意见而搁置报告的时候,但这种情况很少见。如今湘境大战在即,毛泽东却沉默了36个小时不予回电,这就有点不太正常了。

  林彪不能不想到几次兴师动众地企图在武汉、宜沙、湘赣与敌决战,结果都是只闻雷声不见雨。或许毛泽东对他的“狼来了”,已经不以为意,甚至可能恼火他擅自改变第13兵团直出柳州的战略部署。而这次又在衡宝捕捉战机,这会不会使不到一个月前才“判断白部在湖南境内决不会和我们作战,而在广西境内则将被迫和我们作战”的毛泽东,多少有些难堪。如果这次再让白崇禧从湘中溜了,他可是没法向毛泽东交代了。

  林彪忐忑不安地等到7日凌晨2时,毛泽东终于表态了,回电:“(一)同意五日十二时电五个军靠拢作战的部署。(二)白崇禧指挥机动,其军队很有战斗力,我各级干部切不可轻敌,作战方法以各个歼灭为适宜。”

  林彪这才回到住处,踏踏实实地睡了几个小时。可天亮时一份情报又让他心揪了起来:白崇禧于6日午夜,令所部全线向广西方向撤退。

  他盯着地图许久都没出声。一旁的参谋长肖克、参谋处长阎仲川等,谁都猜不出他在想什么。但这份电报至少证明了毛泽东的神机妙算,白崇禧果然没打算在湖南与我军决战。

  现在林彪亡羊补牢,所能做的就是命令第12兵团迅速发起追击,同时令第135师坚决阻敌南逃。

  一旁的作战参谋高继尧心想,这种情况下仅一个师兵力阻敌,只能是挡住多少算多少了。

  可是林彪没那么容易善罢甘休,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获胜时机。白崇禧集团全线撤退广西,固然使他失去与之湖南决战的机会,但楔入敌后的第135师,又给他带来新的希望。

  自10月7日凌晨起,他日夜守候在作战室里,注视着第135师的每个动作。该师敌后连续作战,尤其是第403团在极其艰苦的环境里,先后穿插袭击敌2个主力师,已经打乱了敌人部署,迟滞了敌人行动。林彪盘算着,只要第135师能继续发扬连续作战精神,黏住敌第7军,四野就有可能将这支桂军主力全歼。

  这时,远处传来的江汉关大钟悠长的鸣响声中,两眼熬得红肿的林彪,抖擞起浑身的精气神儿,继续运筹衡宝战事

  四野的作战参谋们都说,7日可能是林彪口述命令最多的一天——

  令敌后之第135师坚决截击南撤之敌,配合主力聚歼;

  令西路第38、第39军迅速占领武冈一线,堵歼撤向该线的敌第71、第14军;

  令第41军兵分4路猛追敌第71军;

  令第45军主力兵分3路猛追敌第7、第48军;

  令第40军兵分3路向洪桥、白地市方向追击;

  令第49军之146师由第41军与第45两军之间前进;

  令第45军之145师向水东江以西追击;

  令第46军主力渡湘江直插衡阳、耒阳之间;

  令第18军加速向永州方向发展;

  令第5兵团第16、第17军快速向渣江集结,准备向中间地区推进。

  为求大量地歼灭敌人,四野司令部令各部队消除顾虑,勇猛穿插,并按林彪在辽沈战役中总结出来的经验规定:具体打法上,无论哪个部队遇到敌人一个团或一个师,首先将其退路切断,围而不攻,等待主力到达后再聚而歼之;凡是未能抓住敌人的部队,即向被我包围之敌前进,协同歼敌或继续追击;在既未抓住敌人又无命令的情况下,只要听到枪声即向响枪的方向前进。

  战斗指挥上,达成围歼时,后期到达的部队听从先期到达部队的指挥;先围住敌人的团长可以向随后赶到的师长下达攻击命令;师长可以给随后赶到的军长布置任务。

  野司一声令下,宝庆以北的12个师,呼呼啦啦地向南围了上去。

  因位于大山之中,加上天气阴晦,无线电受干扰,第7军4个师与华中公署长官部失去联系,还不知道白崇禧已下达全面撤退令。

  第135师分两路穿插后,丁盛也不知道第403团位置。

  第403团前卫营走散后,刘江亭也不知道团主力打到哪儿了。

  天色微明时,刘江亭率前卫营突围出来,进至大云山东部以北山中,意外地又与南进的敌第176师撞上。晨曦中,前卫营立即抢占有利地形,全力阻击。敌第176师被死死咬住,打到午后才摆脱纠缠,赶紧向第171师靠拢。

  这个营虽然没有成建制地消灭敌人,但有效地迟滞了敌第176师半天时间,致使凌云上和第171师在荒山野地里,等到7日晚两个师才会齐。其战役意义,远大于实际战果。

  第135师这东一股西一股的穿插攻击、据险阻击,把敌第7军打蒙了,闹不清解放军究竟过来多少部队。

  同样,第135师也不清楚自己在跟谁打,都有哪些敌人。

  7日上午第135师各部正激战中,野司来电通报敌情:你部周围现在有敌人4个师:第171师、第172师、第176师、第138师。同时,敌人从广东的乐昌方向又调来一个独立师,挡在你们前面。

  丁盛倒抽一口冷气:4个师均系桂军精锐,一等主力。他知道,最严峻的时刻来临了,一刻也不敢耽搁,当即调整部署,准备继续向南,朝洪桥方向突进

  这时,野司又发来电报。鉴于第135师深陷敌阵,处境艰难,无法再南进洪桥,野司决定取消其穿插任务,命令他们自主向西选择阵地,根据实际情况占领有利地形,设法拖住敌人,准备抗击绝对优势的敌人,为我各路主力合击围歼赢得时间。

  第135师前身是冀察热辽军区的地方部队,1947年8月1日在赤峰改编为东北民主联军第8纵队第24师,丁盛任师长、韦祖珍任政委。在第45军3个师中,第135师是最年轻的。但它毕竟是经过辽沈、平津两大战役摔打出来的部队,很有作战经验。

  接到电令后,丁盛立即选定作战方向。午后,他率部边打边撤离石株桥,由同乐村北边进入一条狭长的山沟,经界岭冲、观音亭的险峻山道,穿越这片横亘在石株桥以南的高山峻岭。

  这是石株桥至黄土铺的唯一捷径,不到30华里。

  当天夜里,桂军也选择了这条路——

  晚12时,第7军军长李本一在电话里指示凌云上:从石株桥到黄土铺,最近的只有一条山间小道。如果4个师全从那里走,必然人马拥挤,行进迟缓。所以他决定明天早上,他率军部和第172师、第138师由这条小路行进,晚上在黄土铺及其以西附近宿营;凌云上率第171、第176师走石株桥西南的一条小道,穿过山区,进出湘桂路上的白地市后,再取道文明铺转进武冈。

  或许李本一压根没有意识到局势的严峻,所以他不慌不忙,决定第二天再走;而且,第二天的行程也不到30华里。

  人们已经无从细究这位军长当时作何考虑,但可以肯定地说:就是这个决定,将桂军王牌部队带进了覆灭的深渊

  8日一早,李本一所部以第138师为先头,军部居中,第172师断尾,依次从石株桥南行,进入这片高山深谷,穿越观音山山沟。半下午时,第138师一身雨水两腿泥地钻出这片大山,沿着沟口炉门前村的那条傍河小道,一溜下坡地往南去。

  南边是一片中等起伏的丘陵,走上五六里地就是小镇黄土铺。

  估摸是音误,几乎所有战史、回忆录,都将这个几十户人家的小村炉门前,称为鹿门前。

  此时,第135师已进至官家嘴一带。中午,丁盛接到野司敌情通报:敌人正向炉门前、黄土铺方向撤退。

  官家嘴距离炉门前、黄土铺,直线距离都是5公里左右。

  丁盛立即部署第404团占领炉门前村旁的西山,第405团到黄土铺一带建立第二道阻击阵地。

  下午三四点钟,第405团团长韦统泰带着几位营长正在泉陂町一带看地形。他手里的望远镜一转,忽然看见敌大队人马钻出炉门前沟口,先头部队已到了黄土铺南边的双合村了。10多里长的山道上,全是扛着美式枪械,穿着大裤衩,打着绑腿行进的广西兵。

  而这时第404团正在抢占炉门前村旁的西山。

  情况紧急,韦统泰来不及请示,下令全团立即轻装,跑步攻击。全团连个预备队都没留,9个连依托丘陵一线展开。全团的司号员一起吹响冲锋号,惊天动地的号声里,9个连大呼猛进,像9把钢刀朝东南砍过去。

  这斜刺里一砍,正好就砍在李本一纵队的腰上,将敌前卫第138师后尾和第7军军部切成好几段。

  而第404团先后控制了炉门前沟口两侧的山头,用密集火力隔断敌军部与第172师,将敌第172师全部堵在山沟里。顿时,炉门前、黄土铺至三合村南北一线枪声大作,炮火连天,杀声动地。

  敌第7军军部直属有警卫、工兵、通讯等3个营,很有作战经验,一看第405团打过来,就地组织抵抗。爆豆似的枪声里,双方士兵嘴也都不闲着,东北兵扔颗手榴弹骂一声“妈个巴子”,广西兵打一梭子弹骂一句“丢你老姆”。

  这种胶着的混战,是对双方小群、单兵作战能力的一次综合性检验。事实证明桂军能打,第135师更善战。两个多月前才在整顿中自我批评“作战不够积极主动,缺乏死打硬拼的顽强战斗作风”的第135师,这回打疯了。

  团长韦统泰和团政委荆健亲自带着1营,一个猛攻,扑住了敌第7军军部最狂的警卫营。1营特点明显,枪新兵老:全营长的短的,都是崭新的美式枪械;当兵3年还算新兵蛋子,班长都是七八年军龄的老家伙。1营两侧突击,将敌警卫营挤压包围在一座土地庙里。双方使的都是美式卡宾枪,搂住扳机就不松手,猛烈对射。子弹打光就用枪抡,用拳头揍。这些广西兵能打,也很顽固,掐住脖子摁在地上也不投降。

  但凡穿插、割裂、包围的仗,没有不乱的,这时拼的就是部队整体素质。1营班自为战、组自为战、人自为战,干部牺牲了战士自动站出来指挥。2连3排战士杨贵峰平津战役时刚解放过来,班、排长牺牲后,他带着全排仅存的8个人,一口气夺下敌人7个阵地。这个200多人的2连,打到最后只剩下了满身血污的二十来人。其中包括负伤的连长李九龙。

  40多年后,这位英雄连长成了成都军区司令员,官拜上将。

  第405团硬是打到晚上9点多钟,才把敌军部1200余人全部吃掉。

  因为夜暗,第405团官兵也听不懂广西话,敌军长李本一乘乱化装逃到洪桥。他爬上衡阳开出的最后一列火车,跑回老巢广西。敌军参谋长邓达之被生俘,押解路上寻隙逃走,第二天又在白地市二次被俘。

  因为先行,敌第138师侥幸脱险,除第414团团长邓刚及其所率后卫营被歼灭,余部均经双合村、石亭子南逃。但过了石亭子镇之后,师长英彦却又犹豫起来,不知该回援第172师,还是继续撤退。举棋不定,他便用报话机请示第48军军长张文鸿。

  湘境多冲积盆地,其中以衡阳盆地最大。

  秋风秋雨中,多路南逃的白崇禧几十万人马,像群被笼住的泥鳅,在混沌的污水泥浆中拼命蠕动,想拱出衡阳大盆地

  其中一路是敌第48军军长张文鸿所率的千余人。敌第48军原辖第175、第176、第138三个师,7月,张文鸿因严重胃溃疡到长沙治病,白崇禧将第176、第138师拨归第7军指挥,第175师拨归第10兵团指挥。等张文鸿养病归来,手里只剩军部机关和直属队。

  7日晚,他逃抵祁阳县黄土铺时,听到北边10多公里处的石株桥一带,枪炮声响得跟开了锅似的。他知道那是李本一指挥的4个师正与解放军激战,一步也不敢停留,催令部队加速向冷水滩撤退。

  千余人疲惫万状地走了整整一夜,赶到冷水滩才宿营。当天傍晚,他听到英彦在步话机里凄凄惶惶地报告说:“军座,现在我师与第7军各部电台都已经联络不上了,想必他们都已被共军包围攻击。我师第414团现仍在黄土铺北侧与共军激战,据前方报告,该团团长邓刚已经阵亡。我师今后如何行动,请军座训示。”

  张文鸿几乎不假思索地断然命令:“快撤。全师立即脱离解放军之接触,迅向冷水滩附近撤退,归还第48军建制。”

  于是,英彦不顾身后被第404团堵在炉门前山沟里,打得焦头烂额的第172师,拼命向西南方跑。

  英彦这一去,第172师就死定了。

  9日这一天,是炉门前山沟围歼战最为激烈的一天。

  拂晓,伤亡甚重的第405团再鼓斗志,集结起2个营赶到炉门前。丁盛命令第404团由沟口正面攻,第405团2个营绕到东西两侧山上打。

  打到这会儿,丁盛都不知道被他堵在山沟里的是桂军精锐第172师,就看到这帮穿裤衩打绑腿的广西兵很能打,爬坡过坎出溜出溜地跑得挺快,单兵战术也很娴熟。他一次次调整部署,增强攻击力度。

  憋在山沟里的敌第172师师长刘月鉴也困兽犹斗,亲自上阵督战,指挥部队发起一波接一波的冲击。几次攻击也未奏效,他又企图抢占井冲山固守。

  井冲山是沟口东侧的最高峰,一旦被敌占领,这仗一时半会儿就打不完了,而且必将增大第135师的伤亡。

  站在沟口西山上的丁盛眼看着敌人漫山遍野地往上爬,正着急时,突然仿佛天佑神助,就见井冲山顶迎面冲下一支部队,一阵机枪扫射,手榴弹飞落,将爬到半山腰的敌军打下来,重又压回了沟底。吹号一联络,才知道那是因电台故障失去联系的第403团。

  原来该团摆脱敌第171、第176师后,隐蔽在马杜桥一带山中,听到西边打得轰轰隆隆,任思忠和团长刘世彬判断是师主力正与敌激战,便带着部队昼夜兼程地靠拢过来,恰好撞见敌人抢占井冲山。刘世彬派第3营教导员颜振虎率第9连先敌占领井冲山,策应师主力作战。

  敌师长刘月鉴突围不成,频频呼叫英彦回援,但杳无回音。无奈,他转而向凌云上求救。可是,凌云上处境也是岌岌可危。


®中国军事 版面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豫ICP备1604025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