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观察评论 军事技术 各国军队 文献资料 中华文明 军事机构 关于我们
站内搜索 史海钩沉 战略战术 武器装备 军事地理 世界文明 网友视点 给我留言

淮海战役,部队疲惫希望快结束,主席笑说:慢一点!
日期:2020-7-31 16:13:5

  兵者观察 2020-07-21 08:03:00

  1948年12月底,西柏坡。

  在一座不大的小院里,毛主席伸展着有点酸软的双臂,似乎想把整个世界都揽进自己的怀里。

  毛主席于5月份搬到这个只有七八十户人家的小村,在这里他指挥了三大战役,与国民党进行了战略决战,取得了中国革命历史上最辉煌的胜利。

  快要到元旦了,毛主席想起他答应过新华社,要为他们写一篇新年献词。所以他稍微活动了一会儿,就转身回到办公室。

  毛主席住的院子有两间北房。里间大约有16平方米,是毛主席的卧室,里面放着一张双人木板床,—个小沙发,一个茶几,一个小衣柜。相通的外间稍微大一些,约有20平方米,是毛主席的办公室,里面放着一套沙发,还有圆桌、茶几和一张藤椅,墙上挂满了地图。

  回到办公室后,毛主席面对无数次凝视过的地图,点燃了一支香烟。他从南向北,又从东向西,审视着整个中华大地。中国革命经历了漫长的历程,现在终于彻底改变了形势,中国人民解放军无论是在数量上,还是在质量上,都超过了国民党军队。渐渐地,毛主席顿觉文思如泉,转身坐到地图对面的书桌前,提笔饱蘸浓墨,挥笔疾书。

  “中国人民将要在伟大的解放战争中获得最后胜利,这一点,现在甚至我们的敌人也不怀疑了……”

  毛主席一口气写下近千言,对两年多的战争历程如数家珍般地一一道出,然后他写道:“敌人的战略上的战线已经全部瓦解。东北的敌人已经完全消灭,华北的敌人即将完全消灭,华东和中原的敌人只剩下少数。……中国人民解放战争在全国范围内的胜利,现在在全世界的舆论界,包括一切帝国主义的报纸,都完全没有争论了。”

  毛主席笔走龙蛇,不知不觉地过去了几个小时。打量着厚厚的一叠文稿,他想,该告诉人民在新的一年里要做些什么。

  1949年,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解放军要做些什么呢?

  毛主席搁下笔,抬头凝视地图。这张地图曾经激发起毛主席无数的灵感。地图上,蓝色圈圈已经不多了,剩下的一些主要集中在西北和长江以南。对西北地区,毛主席并不太挂心,那里胡宗南已经维持不了多久。而对于江南之敌,由于有长江天险阻隔,毛主席却甚感担忧。

  在毛主席眼里,长江不能成为分界线!

  可是,在中国的历史上,长江曾让无数的兵家吃过败仗,使中华大地数度出现分裂割据的局面。曹操赤壁惨败,于是三国鼎立;由于长江的阻隔,“南北朝”对峙将近百年;唐、宋、元、明、清,每一次改朝换代,长江都发挥了她的巨大作用。

  毛主席对中国的历史当然了如指掌,所以他很久以前就担心长江会影响中国的统一。早在1947年7月23日,当刘邓大军挺进鲁西南之时,毛主席就有过“叶(飞)、陶(勇)两纵出闽浙赣,创立闽浙赣根据地”的设想,但是后来由于要保证刘邓大军提前南下,挺进大别山,所以放弃了这一设想。

  到1948年1月27日,中央军委为了进一步把战争引向敌人的深远后方,配合中原战场作战,电令栗裕亲率3个纵队,组建一个兵团,渡江南下,在南方数省执行宽大机动作战任务。毛主席设想,粟裕的部队可以在湖北的宜昌至监利之间渡江进入湘西,或从洪湖、沔阳地区渡江进入鄂南,先在湖南和江西两省周旋半年至一年,沿途兜圈子,以跃进的方式分几个阶段抵达闽浙赣边,使敌人防不胜防。

  毛主席正思考今后如何进行渡江作战时,周恩来推门走进来。

  “主席,你要多注意休息。”周恩来说。

  “恩来,你来得正好,你看在新的一年里,我们要告诉人民做些什么?”

  “是给新华社写新年献词吗?我们可以告诉人民,我们要成立共产党领导的政府,要把经济建设搞上去,还要渡江南进,解放全中国。”

  “很对。”说完,毛主席坐回到书桌前,拂了拂白纸,挥笔而书。

  周恩来站到毛主席的身后,只见主席写道:“1949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向长江以南进军,将要获得比1948年更加伟大的胜利……”

  两辆沾满泥浆的吉普车从淮海前线一直向西柏坡开来,车上坐着的是两大野战军司令员。

  吉普车停在一座大院前。车门打开,刘伯承和陈毅走了出来。他们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整整衣服,谈笑着向院里走去。

  刚到门口,就听见里面非常热闹,俩人互相对视了一眼,推开了门,只见毛主席、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个个谈笑风生。

  刘伯承、陈毅一走进大门就说:“来晚喽,来晚喽。”

  众人纷纷起身,互道问候。毛主席说:“真是说曹操,曹操到,我们正等着你们来谈谈渡江作战的打算呢。快坐下吧。”

  二人入座后,朱德说:“伯承,陈毅,我们刚才正在谈论,打完淮海后,你们下一步怎么办?二位对渡江作战有什么考虑?”

  刘伯承扶扶眼镜,慢慢地说:“总前委5个人已经研究过了,一等吃掉杜聿明,大部队就可以向南开进,准备渡江。现在就是时间紧一点,部队很疲劳,需要抓紧时间结束淮海战役。”

  “让你们晚一点消灭杜聿明,主要是考虑到平津方面,打早了,傅作义就有可能逃跑。”毛主席笑着说,他在下一盘更大的棋。

  “这一点我们明白。”

  周恩来坐在一张旧沙发里,这时将身子向前倾了倾,问道:“你们对渡江作战有什么具体想法?有问题吗?”

  刘伯承说:“在军事上不存在什么大问题,与挺进大别山那时相比,我们这次非常主动。”

  陈毅笑嗬嗬地说:“我看得天下没有问题,”说完这一句,他的脸色又认真起来,“可是,治天下有点难。今后向南发展,解放的土地和城市多了,缺少接管地方的干部。这一点请中央尽早考虑,给我们准备一批地方党及军区的配备。”

  “陈老总不必担心,打下地方,总会有人去管理的。你就可以管理嘛!”刘少奇在一旁说。

  毛主席接过刘少奇的话,对陈毅说:“等上海解放了,让你当市长怎么样?”

  陈毅说:“有伯承,让他去吧。”

  “伯承还有南京嘛。”朱德笑着说。在中共军事家的眼里,似乎南京、上海已在掌握之中。

  毛主席弯腰从面前的火盆里取出一块红炭,点燃香烟,说:“我们是一定要打过长江去的,中国不能成为‘南北朝’,不能分裂,分裂就要受外人欺负,要统一成为一个整体。”

  大家都没有说话。毛主席抽了两口烟后,继续说:“到南方去作战,我们有不利条件,那里最广大区域还处在国民党统治之下,我党的组织还不强大,群众还没有发动;在这种条件下,军队的给养在头一个时期内将遇到许多困难;大城市夺取容易,但掌握它则较掌握北方诸城要困难得多。”

  毛主席从座位上站起来,左手叉腰,右手挟着香烟,走了几步说:“可是我们也有许多有利条件啊!比如,国民党军队已经没有主力了,我们则有强大的军队;国民党的威信已经丧失,特别是当南京和武汉被我们夺取之后,它将更加威信扫地,我党则有极高的威信;南方有许多老革命根据地,现在又有许多游击部队和游击区。这些都是有利条件。”毛主席一边说,一边扳着指头。

  刘伯承一直在全神贯注地听毛主席讲话,见主席此时稍有停顿,就问:“主席,美国有没有可能出兵?”

  没等毛主席回答,陈毅抢先说:“美国鬼子出兵,我们也不怕。”

  毛主席思虑一会儿,站起身走到地图前说:“我们要防止美国出兵,要把美国直接出兵占领沿海若干城市,并同我们作战作为一种可能性,计算在我们的作战计划之内。这一种计算现在不要放弃,否则事变万一到来,我们就会手足无措。”

  毛主席将语气缓和下来,接着又说:“不过,现在美帝国主义的对华政策正在发生改变,已由单纯地支持国民党武装反共,转变为两面性的政策。这即是:一方面,支持国民党残余军事力量和地方军阀,继续抵抗人民解放军;另一方面,则派遣其走狗混入革命阵营,组织所谓反对派从内部来破坏革命。在人民解放军接近于全国胜利时,甚至不惜用承认人民共和国的方法,以求取合法的地位,实施这一‘内部破坏’的政策。对于这一帝国主义的阴谋计划,我们必须提高警惕性,并坚决地将其击破。”

  任弼时始终默默地坐着,这时却说:“苏联人对我们渡江作战好像不大赞同。”

  毛主席一时没有说话。

  刘少奇说:“据说斯大林不同意我们同蒋介石再打下去,罗申大使还在南京,同国民党政府来往频繁。”

  毛主席把手一挥,说:“不去管他们,我们中国人走自己的路!”


®中国军事 版面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豫ICP备1604025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