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观察评论 军事技术 各国军队 文献资料 中华文明 军事机构 关于我们
站内搜索 史海钩沉 战略战术 武器装备 军事地理 世界文明 网友视点 给我留言

西方的主奴文明
日期:2020-12-24 17:18:7

一、奴隶制便是西方文明的一切

  在前面的文章《美国民主的本质,是一种精致的奴隶制》一文中,阐述了美国的政治形式,其本质是一种奴隶制。实际上,不光是美国,整个脱胎于早期地中海文明西方文明,在一切维度上,奴隶制都是它们的灵魂。

  首先,在最底层的精神层面上,西方文明,它的基本特征,就是精神上的主奴分裂。

  主奴神学,起源于古埃及文明。古埃及人深信,人的灵魂不灭,并且独立于自然而存在,这种人与自然母体的割裂,便是后来几千年里,西方人的精神分裂症的原型。作为古埃及人放羊奴的犹太人,继承了古埃及的主奴神学并将其发扬光大。

  犹太人在古埃及居住的几百年里,因为人口繁衍太多,威胁了古埃及帝国的统治,古埃及国王便试图屠灭这支放羊奴。摩西作为这支放羊奴的头领,带领着犹太人反抗古埃及军队,跨过红海,一路跑到了迦南地区。

  迦南人,接纳了逃难来的犹太人。而犹太人,则反客为主,在经历了一系列的战争之后,把迦南的土著,变成了他们的奴隶,建立了犹太以色列王国。他们摇身一变,由犹太人的放羊奴,变成了迦南的统治者和奴隶主民族。而迦南人则变成了奴隶民族。

  不过好景不长,犹太人才当了几百年左右的奴隶主,以色列王国便被亚述帝国和巴比伦帝国灭了国。犹太人四处流散,有的则被贩卖到巴比伦做奴隶,再次沦为了奴隶民族,被称为“巴比伦之囚”。

  波斯帝国消灭巴比伦帝国之后,释放了这些巴比伦之囚,允许他们回到自己的故土,还帮他们重建了宗教神殿。后来,波斯帝国灭亡后,因为反对罗马人的统治,犹太人发动起义,起义被罗马人镇压失败后,犹太人再次沦为了奴隶。

  犹太教的创立,是作为奴隶民族的犹太人,反抗作为奴隶主民族的古埃及人的历史产物,是奴隶革命的理论和思想纲领。为了反抗作为奴隶主民族罗马人的压迫,犹太人便发明了基督教。基督教的本质,也是奴隶革命的理论和思想纲领,同样也是奴隶民族反抗奴隶主民族的历史产物。

  犹太教的结果,是使得犹太人,成为了统治压迫迦南人的奴隶主民族,从奴隶变成了奴隶主。基督教的结果,使得被罗马统治者压迫的奴隶民族,通过基督教,变成了神权奴隶主阶级。

  黑暗的中世纪,天主教的残酷统治和压迫,使得当时欧洲的奴隶们,再次爆发奴隶起义,推翻天主教的神权统治,新教便是这次奴隶起义的指导思想和革命纲领。在新教的奴隶起义运动下,资产阶级,从之前的奴隶,摇身一变,变成了奴隶主。

  变成了新奴隶主的资产阶级,对工人进行严酷的压榨和统治,招致了工人运动和新的奴隶起义。共产主义,就是这次奴隶起义的指导思想和革命纲领。共产主义是奴隶起义的历史产物,苏联就是它的历史后果。

  欧美为什么对苏联一度恐惧的腿发软呢,因为共产主义这种奴隶革命,和历史上每一次奴隶革命的结果都一样,如果它成功了,那么工人就会成为新的奴隶主,资本家就会沦为新的奴隶。有的人不理解,那么纯粹的工人运动,怎么会出现斯大林主义。斯大林主义,本质上就是工人从奴隶阶级,通过革命变成新兴奴隶主的体现。

  敏锐的黑格尔发现了西方文明和历史的这个运动特征,便把这一切,抽象总结成了主奴辩证法。在黑格尔看来,所谓的历史就是,奴隶主在革命中,沦为新的奴隶阶级,奴隶在革命中,成为新的奴隶主。历史如此往复,循环不休。被黑格尔称之为,螺旋上升。这便是黑格尔的线性历史主义的思想根源。

  在黑格尔的主奴辩证法中,历史运动的终点上,新教徒们,因为达到了无限自由,从而将永恒的徜徉在自由王国里。黑格尔的自由王国,其实就是基督教中天堂的翻版。而黑格尔所说的自由,就是奴隶被救赎被解放后,成为新奴隶主的那种阶级属性。黑格尔哲学的本质是什么呢,它是一种为奴隶制文明量身定做的奴隶制哲学。

  新教的主奴神学,和黑格尔的主奴哲学,在精神上,是对同一个事物的不同描述。有了主奴神学和主奴哲学之后,那么很自然的,就会产生主奴政治学和主奴经济学。

  民主,对应的是主奴政治学,它的深刻内涵是,原先的奴隶们,第三等级,他们推翻了天主教和国王等贵族,自己摇身一变,成为了新的奴隶主。国家要体现体现奴隶主阶级的意志和利益,这个新的奴隶主就是新教徒资本家,他们就是上帝新的选民,就是新的主人,这就是民主。为什么美国要输出民主革命呢,因为民主本身,就是奴隶革命的历史产物和后果。

  在美国人来看,如果世界上还存在着旧的奴隶主压迫代表着资产阶级这个新奴隶主的政权和组织,就意味着新教奴隶革命尚未彻底完成,同志们仍需继续努力。对于资产阶级来说,他们憎恶“不民主”的国家,就如同奴隶憎恶奴隶主那样。

  自由,对应的是主奴经济学,俗称市场经济学。资产阶级取得奴隶运动的胜利后,便赋予资本以神圣性的崇高地位。革命之前,是朕即国家,资产阶级奴隶革命成功之后,口号就变成了,资本即权力,金钱即一切。

  在西方的主奴对立的奴隶制文明中,自由象征着奴隶主阶级的权力。自由的对立面,是被奴役,它象征着奴隶阶级权力的丧失。没有钱的穷人,就没有自由,就没有一切。人们通常赋予自由这个词很多美好的内涵,实际上,它本身就是奴隶主阶级的自我精神认同和特权表述。

  如果工人运动和共产主义的全球革命成功了,奴隶们推翻资产阶级这个旧奴隶主,新兴的奴隶主,工人们,则会认为,真正的自由不是资本家的自由,也不是市场经济的自由,而是“每个人都能全面发展的自由”。

  黑格尔为新教披上了启蒙哲学的外衣,其实骨子里依然还是新教的那一套。马克思,则把黑格尔的那一套,全完颠倒了过来,从这个意义上说,马克思就是颠倒过来的黑格尔。马克思的自由王国,和黑格尔的自由王国,性质上没有不同,只是里面住的人截然相反,黑格尔的自由王国里住的是资本家,马克思的自由王国里住的是无产者。

  在工人运动奴隶革命的冲击下,资产阶级作为历史任期内的奴隶主,被迫出让了很多奴隶主权力,并应许奴隶们以人的权力和福利。双方选择了和解。奴隶革命被按下了历史休止符,黑格尔的自由王国,和马克思的自由王国,在某种程度上,部分叠合了起来。而这种叠合的表像之下,却埋藏了更多的奴隶革命的种子。

  二、主奴辩证法和阴阳辩证法

  从上面的分析和阐述,我们可以知道,西方文明,在精神层面上,思想文化层面上,政治经济层面上,他们的精髓和灵魂,都统一在了奴隶制和奴隶革命之上。

  在黑格尔看来,像中国这种国家,是没有历史的文明。因为中国从未存在过奴隶制,中国人也没有精神分裂过,中国的天人合一思想,也不会导致怪力乱神的蒙昧主义。于是,按照西方奴隶制文明的思维和视角看,中国的文明,就是完全无法“理解”的异质性文明。

  就像物理学家们,无法理解和描述黑洞和暗物质的历史一样,黑格尔所看到的中国文明,对他来说,就形同黑洞,形同暗物质。

  华夏文明和西方文明最大的区别在于,中国人因为从未和自然母体相决离,所以一直都是一个精神健全的民族。由这种精神健全出发,中国文明的一切,都是围绕着人来构建,而不是围绕着主奴革命的运动来构建。所以,华夏文明是“天道文明”,这种天道文明,是和西方的主奴文明,全然迥异的。

  在中国文化中,中国人首先是一个血统上的共同体所组成的人口超级庞大的大家庭。在这个家庭内部,人和人,他们的自然权利,与生俱来就是一样的。中国的统治者和被统治者之间的关系,不是主奴关系,而是家长和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

  如果这个家长不会持家,把家庭经营状况弄的一团糟,马上就会被其他家庭成员赶滚蛋,更换一个更有本事的新家长。谁能充当这个大家族的家长,凭的是有没有道,是不是有德,是不是贤能有本事。

  而西方文明,则是从精神分裂出发,在精神上,就与自然决离,主奴关系,主宰着这些精神病人方方面面的一切。黑格尔这种精神病人,显然无法理解中国这种以精神健全为基础所建立的以天地为锚的高级文明。如果给西方文明中的精神病人,绘制一幅星空图的话,黑格尔一定是这幅星图里的北极星。

  中国文化,以天地为根,万物源于天地,归于天地。天地相合,阴阳相推,而演万物。而人观天之道,执天之行,来把握这种阴阳相推的规律,就可以得出阴阳辩证法。我们通常所说的辩证法,辩证一词,来自中医术语的阴阳辩证。

  而西方的主奴辩证法,则和天地阴阳毫无关系。黑格尔把基于精神分裂所造成的主奴关系思辨,推广到宇宙中的一切事物中,所以他的思想,也可以称之为关系本体论。也就是说,黑格尔把奴隶制,推广扩大到了宇宙范围。

  每个人都是健全的,不存在主奴关系,这样的文明,才可以有礼乐社会,才可以讲道德,讲仁义,才能有和与平。而西方那种由精神不健全的人组成的社会,他们的一切行为,都是从主奴关系出发,所以,他们的矛盾,是永恒存在而不可调和的,他们所有的和解,都将导向更深层的冲突。

  在我们的四书五经中,在我们的史书中,华夏文明所围绕的核心,就在于修齐治平。所以,在我们的圣贤们所留下的经典中,我们看到的都是怎么治理国家,圣人怎么为百姓谋太平的智慧,根本没出现过主奴关系和主奴革命这种通篇杀人放火的字眼和描述。

  而在西方的经典中,他们的“圣贤”所留下的书里面,本质上则全是杀人放火的奴隶革命手册。所谓天堂,就是奴隶主住的地方,所谓地狱,就是奴隶住的地方。所谓的杀光异教徒,就是革命之后新晋的奴隶主,杀死旧奴隶主全家。所谓的救赎,就是希望有人带领奴隶们革命,把奴隶主们都杀光。

  按照中国文化中对圣贤所定的标准看,教唆人杀人放火的人,无论如何,也没有资格称之为圣贤和先知,可能称小人都不够格吧。小人只是道德上卑鄙,未必就会到处杀人放火。所以,西方文明和华夏文明相比,就是完全异质性的奴隶制文明。不然,我们就无法理解,为什么这些可怕的血腥恐怖的人,会被西方人尊崇为神、圣人和先知。

  古埃及文明,古巴比伦文明,亚述文明,波斯文明,古罗马文明,基督教文明,阿拉伯文明,新教文明,都是奴隶制文明。而印度文明,则是这些西方奴隶制文明的排泄物。在印度,奴隶主用种姓制度建立起永恒的自由王国,而奴隶们则完全放弃了“救赎”和革命。

  古代印度的奴隶们,不再追求被救赎,只求着解脱。他们缺乏从奴隶变成新奴隶主的革命勇气和智慧,他们的人生,主奴关系固化,主奴运动永恒停滞。对于印度的奴隶们来说,他们的一生,就是现实的永恒的地狱。所以,他们只求解脱,希望下辈子别再做奴隶了,所谓“此生已尽,不受后有”。奴隶放弃革命,就和病人放弃治疗一样。

  怎么理解救赎和解脱的巨大差异呢,就好比说,西方的奴隶们,是卧薪尝胆的总想着有一天手刃奴隶主,自己变成新奴隶主,这是救赎。而印度的奴隶们,则是人手一瓶精神敌敌畏,咕嘟咕嘟灌下去,喝完以后就能不“苦”了,“无漏”了,就能单方面宣布自己“解脱”了。

  后来这些精神敌敌畏出口到了中国,被装进了精美的蜂蜜瓶子里,惹的一些有钱没文化的文盲们,争相购买和饮用,把喝敌敌畏,变成了一种装疯卖傻的行为艺术,这就是汉传佛教。怎么才能把一个精神健全的人快速变成一个精神病人呢,最好的办法,就是给他喝原产地印度,国内黑作坊贴牌生产的精神敌敌畏。

  本文的主题,是为了讲美国经济。为了把美国经济彻底讲清楚,所以前面才铺垫了这么多。如果不深刻了解西方文明的主奴关系和主奴革命的历史主义,就无法理解,现在美国经济所处的这种运动中的什么处境和阶段。

  三、金融奴隶制是新自由主义的历史后果

  新自由主义,是新教信仰内部,奴隶起义的大背景下,作为奴隶主的资产阶级与作为奴隶的无产者之间的一次妥协与和解。在主奴辩证法中,黑格尔和马克思都认为,主奴矛盾,不可调和。既然不可调和,那么怎么理解这次和解呢?

  这次和解的本质,表面上看,工人得到了更多的利益和权力,资本家选择了退让和妥协,作为奴隶的无产者放弃了革命,而奴隶主则维护了自己的统治。而实际上,主奴矛盾,并未真正的调和。它只是从工资收入方面的剥削,转向了金融剥削。

  金融是对内的掠夺,战争是对外的掠夺。而在金融奴隶制阶段,对内对外,金融掠夺的效率,都超过了之前赤裸裸的直接掠夺。

  在上个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之前,美国经济,是南方种植园农奴制,和北方工业奴隶制并行的时代。后来北方的工业奴隶制集团,妒忌南方的种植园奴隶制集团赚钱比他们多,就过去把他们抢了。南北战争后,美国经济便进入了全面工业奴隶制的阶段。

  在大萧条之后,整个资本主义社会,需求崩溃,生产过剩,资本家便借政府之手,用转移支付的手段,把政府财政转移到人们手中,这样需求增加,经济慢慢的就好转了起来。这就是美国经济为期40多年的凯恩斯主义时代。

  几十年的凯恩斯主义过后,美国经济出现了新的问题,滞胀。具体的表现为企业破产增加,失业率增加,通胀率上升。在往常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中,还从未出现过这样的情况,经济停滞伴随着高通胀。因为以前都是经济停滞,伴随着通缩。

  问题出在哪里呢?凯恩斯主义的本质,是劫富济贫。政府通过高税收和财政扩张,把资本家的财富,再分配给社会。虽然暂时缓和了社会上的主奴矛盾,但是主奴矛盾本身并没有消失。因为税负太重,成本高,利润低,很多企业减少了生产性投资,再加上石油危机从外部输入通胀,导致成本上涨,很多企业就关门大吉。

  企业破产潮导致了失业率大增。失业率上升,迷信凯恩斯主义万能经济神药的政府,便通过财政扩张和货币扩张,对经济进行刺激,企图通过经济刺激来实现充分就业和经济增长,这又导致了通胀。经济停滞,加恶性通胀,滞胀就来了。

  滞胀一出,奴隶主阶级,马上开始反攻倒算,被压抑了几十年不得志的“市场经济学家们”,开始倾巢而出,对凯恩斯主义进行全盘否定和口诛笔伐。在这种大背景下,里根总统被推上前台,为了对主奴矛盾再平衡,对整个社会进行“劫贫济富”的再改造。

  里根名义上是反其道而行之,对之前几十年的凯恩斯主义进行矫枉过正的反向操作。他的三板斧,就是减税,放松政府管制,紧缩银根。在里根刚上台的头一年多,他的政策,差点把美国经济彻底搞垮。好在他沉住了气,直到1983年,美国经济才开始步入复苏的通道。

  古典自由主义经济学,放任作为奴隶主的资本家对无产者的剥削,迷信那双幽灵一样的“看不见的手”,导致了需求崩溃,生产过剩,最终引发大萧条的恶果。凯恩斯主义,斩断了那双“看不见的手”,通过政府对经济进行通盘调控,对社会财富进行二次再分配,终于重启了需求,使得全球经济走出了大萧条。

  那么问题来了,作为新自由主义开创者的里根,再次奉行用“看不见的手”主宰一切的市场经济学,接下来的美国经济的复苏,真的是“看不见的手“”在起作用吗?真的是“市场经济学”的功劳吗?

  实际上,完全不是这样。真正让美国经济复苏的,不是里根的三板斧,也不是“市场经济学”这种跳大神的好笑学问。真正的功臣是,美国和苏联的军备竞赛所带来的政府军工开支的大幅飙升。

  里根上任时曾经许诺在四年任期内平衡财政预算,但预算赤字最后却达到前所未有的最高纪录,他在八年任期中积累的国债规模超过了历史上所有国债的总和。1980年以前,美国最高财政赤字是660亿美元,而整个80年代年度赤字一直超过1000亿美元,美国国债累积从1980年的9070亿美元上升到1991年的3.5万亿美元。

  同样是借政府之手,通过债务扩张进行转移支付来调控经济,但是里根经济学,和之前的凯恩斯主义,在把钱给谁这个问题上,是完全相反的。凯恩斯主义,是通过政府之手,把钱交给了奴隶。里根的新自由主义,则是把钱交给了奴隶主。这就是近几十年,美国经济,金融奴隶制的起源。

  里根的这一套,表面上是供给学派加货币学派所混合成的新自由主义“市场经济学”,而实质上,他奉行的还是凯恩斯的那一套。把政府彻底变成了奴隶主操纵奴隶们的工具。

  凯恩斯主义的40年,是奴隶主忍气吞声的40年。主奴斗争尖锐化,导致了滞涨,于是主奴关系再平衡,劫贫济富的新自由主义,便应运而生。从里根上台的1981年到现在,35年过去了,在这35年里,是奴隶主们如鱼得水的好时光。但是,主奴矛盾,不可避免的越来越尖锐了。

  关于西方经济学,最大的谎言就是“市场经济”、“自由经济”、“看不见的手”,这些跳大神的理论和思想。真正在推动着西方经济发展的,就是黑格尔所说的他们西方特有的主奴文明语境下,所特有的经济层面的主奴斗争。

  四、僵尸经济是金融奴隶制的最后阶段

  苏联解体后,军备竞赛作为美国经济发展的引擎因素,不复存在。那么新的引擎在哪里呢,冷战结束后的20年,美国经济的增长,主要来自三个因素,科技创新,货币扩张的进一步劫贫济富,和中国入世后所带来的经济低成本效应。

  这种金融奴隶制的劫贫济富,是没有尽头的。为了扩张需求市场,华尔街的奴隶主们,便通过扩张奴隶们的信贷消费支出,来提振消费。中国人,但凡有工作的,都会想着攒钱储蓄。但是美国人不是这样,他们很难攒下来钱,很难有积蓄。苏联解体后,美国的普通居民取代了政府的超常财务扩张,充当了给奴隶主输血的购买力源泉。

  居民贷款,消费支出,企业获得营收,发工资给奴隶,奴隶还贷款。如此反复循环运转下去。这样以来,很显然,财富会越来越向奴隶主阶级集中,而奴隶们的购买力,则会越来越匮乏。奴隶们的购买力匮乏之后,怎么办呢,华尔街的奴隶们,有的是办法。

  那就是操纵利率,不停的下调利率,压低美债收益率。这样以来,就会像挤牙膏一样的,释放出来一点点的购买力。好比说,某家人的房贷是每个月还5000块,如果下调利率,那么下个月他只需要还4500就行了,这样他就可以多拿出来500元进行消费。这就是美联储的手段。

  那利率降到零怎么办呢?常规的货币手段,降到零,就没法再下调了。但是这难不倒华尔街的那帮人,他们继续的对奴隶们进行劫贫济富,次级贷出来了。次级贷的本质是什么呢?打个比方说,有个抢劫犯,把城里普通人的钱都抢光了,想继续的再抢钱,他只能去抢他之前看不上的那些更穷的乞丐和流浪汉的钱。

  08年次贷危机爆发,始于里根的金融奴隶制,第二波也玩不转了。第一波是借题发挥,和苏联搞军备竞赛,星球大战什么的,通过政府之手把国家债务转移支付给奴隶主。不愧是好莱坞出身的总统,这么异想天开的事,居然被他蒙了个好下场。第二波,就是抢劫本国国民,把居民购买力都掏光,不仅储蓄掏光,未来的购买力也都要掏光。

  金融危机之后,美国人真的被掏光了,住房拥有率,甚至跌到了1967年的历史水平。接下来怎么办呢,这还是难不倒华尔街的那帮人,危机过后,他们找了个比好莱坞演员里根演技还好的黑人穆斯林,侯赛因奥巴马出任总统,这人演技特别好,这位华尔街的吉祥物,开始继续扩张政府债务,对华尔街的奴隶主们,进行转移支付。

  之前,常规货币手段,已经到了极限。所以,他们开始启用了非常规货币手段。所谓的非常规货币手段,就是美联储印钱给白宫,白宫假装过下手,转身把钱双手捧着献给华尔街的奴隶主老爷们。

  美联储通过QE操作,压低了长期美债收益率,那么投资者想获得更高的收益率,就只能去追逐公司债和美股。很多垃圾公司,趁着低利率的东风,开始发债圈钱,并用圈到的钱大举回购公司股票,而不是用到生产性的投资上去。银行也不去创造贷款,而是把钱投到股市上去追求风险收益和股息。

  于是,很奇怪的一幕就出现了,美股不停的攀向历史新高,而另一边,美国国债超过了19万亿美元,也创了历史新高。同时,美联储连货币政策正常化都不敢尝试,美国人的住房拥有率,下降到了60年代的水平。通胀率一直在低位徘徊,说明居民的购买力并没有明显增加,需求端,也未有明显改善。

  这是比滞胀更灾难的一幕,这意味着,美国经济,已经发展到了僵尸经济阶段。僵尸经济的核心,就是债务无限恶化。过去的几十年,日本经济毁在这上面,最近的十年,美国经济也毁在了这上面。现在,美国已经超过了日本,成为全球最大的僵尸经济体。

  前面说的经济滞胀,是经济停滞伴随着高通胀。现在的僵尸经济,则是经济停滞,通缩,伴随着债务的无限恶化。

  银行不能创造贷款,企业不能创造利润,政府不能创造主奴矛盾再平衡,居民负债累累靠举债而生活,这就是全面的经济僵尸化。而要维系这一切继续运转下去,就要不停的扩张新的债务,更大规模的新债务。因为旧的债务,会创造越来越多的利息,美国现在的财政收入,都不够还旧债利息的。这就是一个死亡滚雪球游戏。日本会这样把自己滚死,美国也会这样把自己滚死。

  这个雪球什么时候会破裂呢?等主奴关系逆转之日,它自然就会破裂。美国的主奴斗争的再平衡,国内国外两方面,都十分的严峻。在国际上,美国以奴隶制进行全球统治,中俄同盟,已经事实上在推翻这种统治。在国内,主奴斗争已经尖锐到了,连空想社会主义者桑德斯都可以一呼百应的地步。

  美国大选,为什么会这么热闹,因为表象上的热闹所掩盖下的本质是,美国社会的主奴矛盾,已经在经济上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这种矛盾和斗争,又会传导到政治层面上,政治层面上,继续开展主奴斗争。政治上的斗争,又继续向上层传导到意识形态层面,美国人继续在意识形态层面,进行主奴斗争。

  这对于意识形态立国的美国来说,展开意识形态层面上的主奴斗争,太危险太可怕了。后果极其的难以预料和受控,因为意识形态的分裂,必然就会导致国家的分裂。而从最近的大选进程来看,意识形态层面的主奴斗争,已经全面失控了。

  五、“自由王国”里的白左、香蕉左和中华田园左们

  要分析美国经济,首先得明确一点,黑格尔的自由王国,新教徒们的天堂,市场经济,民主自由普世价值,它们都是相等价的,只是描述与修辞不同。在西方主奴文明中,当代所展开的主奴斗争中,它们都指向“奴隶主价值观”。

  所谓的白左,就是深信自己已经进入了天国,进入了自由王国的人。在新教伦理中,你只要信耶稣,耶稣就会爱你,你就会得救,只要信就行了。在民主这个新版本的基督教中,你只要信仰自由民主,你就能得救。

  这种观念,它所产生的心理机制是什么呢?这还得回到主奴辩证法上面去分析。黑格尔认为,奴隶的精神,是没有自我的,是卑贱的,是被动的,是服从的,它只有依附于主人的精神才能获得存在的价值。

  也就是说,那些精神不健全的精神分裂症患者,唯有获得无限自由,进入自由王国,和主人精神合体之后,才能在精神上痊愈,获得主人精神。

  而白左们,就是这样的一群人。他们认为,现在的世界,美国统治下的地球,已经是人间天堂了。因为信仰了自由民主,他们都自动获得了主人精神。所以,在他们看来,恐怖分子和杀人犯,都是要格外疼爱的,因为只有主人才有权力宽恕奴隶。而通过对奴隶的宽恕,则能再次升华和巩固自己的主人精神。

  在华尔街的金融奴隶制统治下,白左们自带主人精神的光环,他们是和华尔街站在一起的,为虎作伥,狐假虎威。因为,如果在接下来的这一次主奴斗争中,华尔街被打倒沦为奴隶,那么对于白左们来说,自由民主这个天堂,就不复存在。他们的精神,也讲从天堂跌入地狱,从主人精神,沦为奴隶精神。

  在中国的政治谱系中,因为我们是天道文明,和西方的这种主奴文明,全然不同。所以,在中国文化中,从来不会按左中右来给一个人分派系。中国的政治文化中,讲的是正道,邪道。合乎天道者,就是正道,不合乎天道者,就是奸邪。

  把人按照政治立场,分为左派右派中间派,是西方主奴文明特有的现象,而不是全人类共有的普遍现象。新教奴隶起义的高潮,是法国大革命,在法国大革命期间,站在天主教和国王一边的,被称之为右派。站在被统治的奴隶那边的,就是左派。

  新教奴隶起义成功后,资本家成为了新的奴隶主。在新奴隶主镇压了工人运动的左派运动,并用金融奴隶制进行全球统治之后,法国大革命的那一套左派右派的划分方法就不再适用了。左派,反而成了更虔诚的信仰“民主自由”这个自由王国的人。

  在美国的历史上,华人是唯一的一个,被单独拎出来针对性的歧视排斥一番的族群。为什么白人们,可以接受黑人,拉丁人,爱尔兰人,唯独不能接受华人呢?因为华人不信仰他们那套怪力乱神的主奴文明。这是深层的精神上的格格不入。这也导致,白人对华人的歧视,深入骨髓,永远,一百万年之后,他们也不可能把华人当做自己人看待。

  面对这种被歧视的历史,如果华人也跟着白左们对着这个自由王国的谎言大唱赞美诗,那就无异于犹太人赞美希特勒,江阴人赞美通古斯人,南京人赞美日本人。在美国反华最激烈的人,不是白左,而是香蕉左。因为香蕉左,希望迎着凛冽的歧视,在精神上成为另一种人,和他祖上的民族与历史完全不同的人,这种时时刻刻强调自己是他人的心理偏执,就会使得他们变得疯狂。

  而比香蕉左更排华更反华的,则是国内的中华田园左。这些人,连奴隶主的脚趾头都看不到,却深信通过单纯的信仰民主自由,就能飞升到天堂。他们自称为公知,世界公民,而瞧不起他们的人,则称他们为慕洋犬。这些慕洋犬,会把移民当成是上天堂,会把出国当成是朝圣,会把生活在母国,当成是置身于地狱每天和魔鬼作战。

  无论是香蕉左,还是中华田园左,他们都根本不具备主人精神,他们只是一群精神不健全的人,老把自己幻想成是他人而不可得的可怜人。在白人主奴文明关于天堂的设定中,中国人这种不奉妖事鬼的民族,显然是进不了天堂的。这就注定了,这些人永远也不可能获得无限自由,而完成自己的主人精神。

  他们将永远的依附着主人精神,永远的处于被精神奴役的状态,主人的意志就是他们的意志,主人的精神就是他们的精神。而中国这种天道文明,因为和他们的主人精神格格不入,就会被他们理解为不可宽容,是邪恶的无以复加的不信神的民族和文明。这种疯狂的精神状态,就如同家犬护主一样,不是它主人的人,都活该被咬死。

  自由王国,只是奴隶革命中胜利者的自由之地,而和奴隶们无关。在新一轮的主奴革命中的胜利者,要想获得统治秩序,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奴隶们变成信徒。华尔街的那群人,在过去的几十年,做的很成功。但是,在现实面前,在生存面前,一个虚妄的超现实的自由王国,打碎它和信仰它,都同样的轻巧。

  六、谎言、镇压、起义以及奴隶革命

  为了掩盖主奴矛盾,奴隶主会通过谎言来蒙蔽人们。当主奴矛盾激化,演化成主奴斗争时,奴隶主则通过暴力手段去威慑和镇压。而这种镇压和威慑,恰恰只会适得其反,更进一步的激化主奴斗争,进而引发奴隶起义和奴隶革命。

  现在美国在国内要面临的根本问题是,里根以来所积累的主奴矛盾,需要进行主奴关系再平衡。在国际上,二战后,尤其是冷战后,美国对全球进行奴隶制统治,所积累下来的主奴矛盾,也需要进行主奴关系再平衡,甚至是主奴关系逆转。

  接下来,主奴斗争,会进入更加激化的阶段。一切坚固的东西,都会烟消云散的,历史,永远不会按照人的意志为转移。

  一切的矛盾,最直接的,不过就是利益。美国的奴隶主阶级,要想维护他们的全球奴隶制统治,那么他们就得进一步攫取更多的全球利益,来维系自身苟延残喘的吸血鬼僵尸经济,继续的把雪球滚下去。但是从近况看,这个雪球,可能滚不了多远了。

  在国际政治上,美国要开始战略退缩,这是国际主奴关系再平衡的必然。但是这种退缩,不仅会丧失地缘版图,更会丧失美元这个帝国基石。在国内,华尔街奴隶主们,要向国内的奴隶们让渡更多的利益。如果要劫富济贫的话,那么华尔街搞出来的这头巨型僵尸,就会轰然倒塌。

  美国现在的处境,可谓是进退失序。继续向外攻出去,像当年和苏联那样搞冷战一样的压制中俄,它的身子骨已经不行了,而且时间也不站在它这一边。继续进攻,只会让那个大雪球更快更猛烈的四散崩裂。对内继续靠谎言蒙骗和镇压,也捂不住了,再继续操纵下去,不啻于播其恶与众也,会更快的墙倒众人推,破鼓万人捶。

  美国真的到了破鼓万人捶的地步了吗?真的到了。中东已经失守,东欧也快要守不住了。白折腾了几十年,一事无成,反倒树敌无数。在南海,折腾了这么久,也是颗粒无收。在东北亚,日本和韩国,都在各怀鬼胎的等着做下一个土耳其。

  在国内,奴隶主的代言人,希拉里们,已经臭不可闻,民心尽失。奴隶革命的烈火,眼看着就要被点燃。很多人觉得,美国当前的问题,只是一个技术性问题,修正和调整一下就可以度过难关。这是对西方主奴文明和主奴革命缺乏了解,才会产生的想法。

  实际上,美国当前面临的问题,是主奴革命,而不是主奴关系的技术性再平衡。这次大颠覆,它会和法国大革命,两次世界大战,共产主义革命,冷战,级别一样高。对世界政治和人类文明的影响,也会一样的深远。二战后的雅尔塔秩序,行将消亡,后美国时代,即将到来。人类社会的文明,政治,经济,国家版图,都将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大变局。

  对于美国治下的全球统治而言,接下来的时局,不是春秋战国,而是元末农民起义。元朝是怎么亡的呢,义军在攻打元朝朝廷的时候,他们在忙着自己打自己。等它缓过神来,眼见农民起义军像潮水一样的席卷而来,一切都来不及了。美国国内在忙着分裂,国际上的大洪水,已经快淹到脖子了。元末农民起义,打了17年推翻了元朝,美国显然撑不了这么久。

  美国在国际上的利益,会逐渐被中俄抽卷走,国内的奴隶革命,会从内部把美国撕裂。这种外部的抽卷力,加上来自内部的撕裂力,两股力合在一起的绞杀,将会使美国轰然倒地。

  资本主义的兴起,和欧美基督教文明的崛起,其根源都来自新教奴隶革命。而现在,历史再一次,走到了下一次奴隶革命的关口。而美国的僵尸经济,已经无法抵御这样的致命一击。

  主奴文明,是一种精神不健全的精神分裂症的产物。这种病,是资本主义的精神根源,也是欧美基督教文明近代像暴发户一样,突然崛起的精神根源。虽然共产主义运动没有获得像新教奴隶革命那样的胜利。但是资本主义却从自身内部,把自己烂死了。而主奴文明的衰落和消亡,则意味着人类的新生,意味着天道文明的曙光。

  转载自:大国视野参考


®中国军事 版面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豫ICP备1604025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