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观察评论 军事技术 各国军队 文献资料 中华文明 军事机构 关于我们
站内搜索 史海钩沉 战略战术 武器装备 军事地理 世界文明 网友视点 给我留言

经历了2020年,我才知道中国人的“信仰”这么强大
日期:2021-1-5 11:0:11

  原创郎言志2021-01-05 09:02:25

  心中有家国,便不会失去力量;心中有信仰,便不会深陷泥潭。

  内容来源:本文由郎言志(liusilang520)原创,作者刘斯郎。

  最近有一组关于中国的图片火遍外网,引发了西方网友的热议,这组图片的主题内容是“对比新年夜欢乐的中国景象和死寂的美国景象”,很鲜明地展示出了中西方社会抗疫成效的差别。

  这一鲜明的对比迅速引发了外媒的关注,不少西方媒体和政客甚至“酸”出了浓浓的醋意:

  对于西方媒体和许多普通的西方群众而言,他们似乎无法理解、甚至无法接受“中国式的成功”。在他们看来,中国这样一种没有信仰、没有民主(西方社会意识形态中认为中国没有这些)的社会,是不可能走向成功,更不可能比西方做得好。

  巧的是前两日,我的老朋友弗兰西斯在和我互道新年祝福的时候,也提出了这样的疑问:你当初怎么知道中国会成功的?中国到底是怎么控制住疫情的,我这能看到的消息太少了,你能否告诉我?

  我简单地和他们解读了一些“中国经验”后,很郑重地告诉他们:中国防疫能够成功,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信仰。中国人的信仰,是关乎乡土、祖先和民族的,这使得我们足够团结;中国人的信仰是依存于科学、实践和与时俱进的基础上的,这使得我们的政府和民众之间,可以彼此信任。

  尽管很多人会坚持说“中国人的信仰不算信仰”,但事实已经很明了了,从不夸夸其谈的中国人用自己的“信仰力量”交上了一张国泰民安的答卷,而那些指着中国宣扬“西方信仰”的人,却深陷于水深火热之中。

  1:家国常念于心,灵魂充满力量

  2020年的春节,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非同寻常。这一年的春节,因为突然爆发的疫情,很多人回不去故乡,即便回到了故乡也感知不到春来的喜庆。

  这一年对于我来说,也是一样的特殊。这年春节是我时隔五年后,第一次回乡过节。我悄悄地在异国买好了机票,和家中的长姐瞒着父母做好了谋划,我们计划着在年三十晚上上演一出“空降大戏”。

  那一晚,当我突然出现在家门口的时候,父母惊诧地愣住了。母亲开口的第一句是“国内疫情这么严重,别人跑都来不及,你这傻子怎么还跑回来”。我笑着回母亲说:这不是想回家过年了嘛,想和你们一起放鞭炮点灯笼,我还给你们带了些口罩回来。

  虽然嘴里说着“想回家过年而已”,但其实自己心里很清楚,是放心不下惦念的家,割舍不下脚下的乡土,哪怕她满目疮痍。

  但时局的异变,让“守望”变得短暂。随着国际航班纷纷断航,我的签证期限也临近过期,在朋友和家人的几番劝说之下,我匆匆定了隔天的机票。还未熟悉故乡的气息,便又要远走异国。

  临行的那日早上,父亲带我在家祠拜了拜先祖,便送我到去机场的动车站。他戴着口罩远远地望着我,一直目送我离去。我说“你回吧,这里是车站不安全”,他便摆摆手“等你走了我便回,你自己注意安全”。

  上动车后,车厢里空荡荡的,窗外是故乡的风景,背后是远去的乡音。一切看似寻常,但却有如死寂一般,让人感伤。我似乎有点麻木,一直默不作声地刷着新闻,眼圈泛红。

  返回欧洲的飞机起飞的那一刻,我望向我逐渐远离的故土,在一群洋人中间强忍住悲痛的情绪,但坚忍的心弦依旧崩断,泪水偷摸地从眼角泛出,模糊了视野,我望着那悲怆的大地,告诉自己:这是我的故土,这是我信仰的土地,这里有我最亲爱的人,我的祖国、我的故乡一定会好起来的。

  落地欧洲后,我像是有了使命感一般,开始四处找寻口罩和医疗防护物资,一些国际奸商似乎嗅到了商机,开始对中国人哄抬价格。但危急之下,我们便也顾不得那么多。为了能尽快给国内寄回口罩,我们开始以高于市场价数倍的价格四处找寻防疫货源。

  然而,各国的“物资断货”现象很快便相继出现,我和身边的华人朋友也都买不到了。那时候,疯狂购买防疫物资的我们成为了西方反华势力的笑柄,不少西方媒体开始撰文嘲讽中国人“全球囤货”的行为,在他们看来,我们这样做是愚蠢的、是被洗脑的。

  ▲南航墨尔本返航航班上,堆满了华人华侨和留学生捐赠的防疫物资。

  ▲意大利华人华侨为祖国防疫捐赠的物资。

  但是他们不知道,身在各国的中国人“爆买防疫物资”背后,是异常强大的信仰的力量在推动,不顾冷嘲热讽地四处寻找防疫物资,无偿地高价购买物资寄回国内,甚至是冒着巨大的风险以“人肉运输”的方式将防疫物资背回中国······这,就是信仰的力量。

  这种信仰是家国之信仰,亦是乡土之信仰。每一个真正的中国人,心中都藏着这样的信仰,不论自己走到哪里,心中都牵挂着那远方的故土,想着衣锦还乡,想着护她周全。因为,在这片土地上,有着自己的血脉,烙印着先祖的教诲,那里不仅有骨肉血亲,还有割舍不断的民族魂。

  家安在,信仰便在,国安在,家便能繁荣兴盛。祈愿家国兴旺,守护故土安泰,中国人骨子里的这股信仰力量,是其他民族和三姓家奴型公知、汉奸们所不具备的。

  这样的精神真的是“中国独有”,而在中国以外的世界,因为没有这一层“信仰”存在,情况是截然相反的:

  ▲防疫政策实施期间,美国民众在家门口聚众反封锁,法国巴黎民众聚众,部分民众于新年夜打砸抢烧。

  2:信仰科学精神,实践研磨真知

  我很庆幸,在新时代的中国,我们多数人都能够选择“相信科学”,在实践过程中科学地应对各种问题,包括树立科学发展观,科学地防沙治沙、科学地防控疫情等。

  与西方社会相比,当代中国人讲求的是科学信仰,注重实践出真知,而西方人则更讲求制度信仰,注重理论指导实践。

  就以环境保护为例,很少主动批评他国、也很少耍嘴皮子的中国,在这些年来依据科学指导,成功地将西北的黄土高原和部分沙漠、荒漠变成绿洲,成为了全球防沙治沙的领头羊,频频得到联合国的赞扬。

  与此同时,中国还悄悄地成为了全球第一的风能产业大国和光伏产业第一大国,名副其实地成为了全球新能源领域、环境保护领域的佼佼者。

  而很多“西方体制”下的国家,却恰好与中国相反。一些国家天天喊着“体制优越”的口号,大打口水战,花费巨大精力对外输出“环保少女”,怂恿全球青少年罢课支持环保,捏造“中国人少吃猪肉地球环境就会变好”等弱智言论,甚至还往太平洋里倾倒核废水。

  这两年总有一些西方学者疑惑“为什么中国能在绿色新能源和环境保护领域迅速超越西方”,这其实没有什么好疑惑的,中国网友的这句话或许可以很好地解答这一疑虑:植树节这天,当中国的孩子忙着植树的时候,西方国家的孩子正忙着罢课以支持环保,这就是区别。

  在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的防控中,这样的明显差异也出现了。例如疫情爆发的中早期,中国社会是依据科学的防疫策略展开防疫,例如通知民众佩戴口罩、紧急安排企业转型生产防疫物资、社区戒严阻断传播途径等。

  但同样的事情出现在西方,最初的应对方式却是官方出面告诉民众西方的制度优越、西方的医疗水平比中国发达很多、新冠肺炎就是普通流感,像美国这样的国家甚至请出了牧师上电视台念咒语驱逐病毒······

  我们以“戴口罩”这件事为例。在中国,科学家证实新冠肺炎系典型的呼吸道疾病后,政府迅速根据医学专家的意见出台全民戴口罩的防疫政策,而民众也根据科学的防疫指导自觉地戴起了口罩。

  但同一件事在西方,人们早期讨论的不是“戴口罩防疫科不科学”,而是纠结于“戴口罩是不是侵犯人权”、“戴口罩是不是违背了民主”、“戴口罩是不是显得不自由”。

  这就是很典型的“信仰科学型社会”和“迷信制度型社会”的区别,也是我们熟知的“实用主义”和“形式主义”的区别。

  说实话,笔者从小在国内一直听着“走科学发展路线”、“提高全民科学素养”之类的口号长大,小时候一直不以为然,以为全世界“都是如此”。长大后走出国门才知道,原来世界上的主要大国中,只有我们的国家,在拼了命地让我们“变聪明”和“相信科学”。

  至于这一点,我想已经不用我多说,过去的一年,大家也都看得非常透彻了。

  3:政府相信人民,人民信赖政府

  前文中我们提到了“中国人信仰科学”,而要让人民相信科学,绝不是凭空一挥手就能做到的。这其实是要通过长期的教育、宣传、引导才能实现的。我们国家强制性的义务教育、严格的基础教育、以及早期剔除封建迷信思想的行动,其实都是在给“科学”两个字铺路。

  而要想真正进行“科学普及”,很重要的一点是要做到领导层面和普通群众之间的“互信”,如果无法做到“互信”,则无法进行全民的科学普及。

  就像美国,尽管主流力量一直在宣传科学常识,可仍旧有不少民众热衷于“地球是宇宙之心”和“地球是平的”这些有违现代科学的理论。正如他们到现在还坚信“新冠肺炎是一场政治骗局”一样,他们是如此的执迷不悟。

  在文章《公知在美国病死:2020,西方神话的崩溃元年》中,我们其实已经就这个问题作出了相应的解读:西方民众之所以不听、不信政府或权威部门的说辞,是因为西方社会的领导层缺乏社会引导力,而这种引导力的缺失正是由于其长期失信于民、满口都是不切实际的吹牛、过于遵循形式主义等问题所致。

  与西式体制下“失信于民”的作风大有不同的是,中国的政府和执政党往往是“说到做到”,不随便夸下海口,脚踏实地的作风早已深得民心,例如承诺的探月计划实现了、承诺的脱贫计划也基本实现了、承诺的免费治疗新冠肺炎也实现了,眼前,关于“新冠疫苗全民免费”的承诺,也正在实现的过程中。

  我想,经过2020年这一疫,大家也都看得非常清晰了。

  中国政府为什么会取得绝大多数民众的信任?答案其实都写在了“为人民服务”这五个字里了,这就是“信仰”。

  为什么那些大的资本财团在西方可以胡作非为,在中国乱来就会被收拾?为什么国内几大资本集团操弄金融市场和社区团购会被警告?因为中国的社会信仰核心是“人民至上”,不是西方社会的“资本至上”。

  一边是为了人民、护着人民、引导人民,一边是相信政府、拥护政府、彼此互信,这在世界上是极其罕见的“和谐画面”。至少对于那些抗疫失败的西方国家来说,这简直就是奢侈。

  写在最后:

  经历过了2020年,我想,如果再有人鼓吹所谓的“西方信仰”,或者再有人攻击说“中国人没信仰”,我们可以这样回应:我们的信仰是教人进步的科学、是祖先的优秀精神、是教人立德的民族魂、是凝聚力量的家国情,而不是那虚空的制度口号和骗人的Fake news。

  可悲的是那些在所谓的“西方信仰”中死在美国和英国的人,这些人或为公知,或为卖国贼,到死还在那歌颂“西式信仰”,最后是怎么在信仰中被人遗弃的都不知道。

  有些人因为信仰,变得伟大,有些人因为信仰,变得卑贱,国家也一样。关键在于自个儿信了啥,是不是信对了。

  作者信息:刘斯郎,郎言志主笔,嘴比公知还“贱”的红粉,黑帽子很多,自己往上加。


®中国军事 版面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豫ICP备16040257号-1